厄里倪厄斯之炬二作者吴生

字数:5557

            厄裡倪厄斯之炬(二)

  當簡元一家用過晚飯後,就各自回到房間去休息了,簡元對兒子的教育管理較爲嚴格,很少會允許他看電視,大部分的時候簡康都是在自己的房間裏學習功課,至于上網時間都是有時間要求的。

  對此,簡康只是敢怒不敢言,好幾次都忍不住向媽媽顧曉青吐苦水,但這事關兒子的教育問題,在這一點上面顧曉青即使心疼兒子也無可奈何。

  剛做完面部保養的顧曉青鑽進了被窩,一旁的簡元正在看書,一本關于養身的書籍。

  在他連做噩夢徹夜難寐的這些年頭,他各種方法都試過了,就差請和尚來家裏驅鬼辟邪了,要不是怕鄰居們胡亂瞎傳他還真有這打算。

  「好了,別看了,都這麽晚了,這書裏沒告訴你早點睡覺對身體好嗎。」
  簡元這幾年因爲自己失眠的原因對妻子較爲冷淡,平日

裏因爲孩子在家的緣故她不好和丈夫說什麽,怕兩個人吵起來對孩子影響不好,但久而久之,是人都會有火,憋了這麽久自然要發泄出來。

  剛才飯桌上丈夫對兒子的嚴厲就是一根導火索。

  「好,不看了不看了。老婆說不看就不看。」

  簡元合上書籍放到一邊的櫃子上。

  「原來你還知道我是你老婆啊,我還以爲你心裏只剩下自己了呢。」

  簡元聽出了顧曉青話裏的責怪之意,捧起笑臉:「怎麽突然生氣了,誰惹你生氣,是不是小康又調皮了。」

  「你別瞎說,康康都不知道有多乖,你別老是對他板著一張臉,孩子都給你嚇怕了。」

  簡元一下明白過來,原來問題的症結在自己對兒子的態度上,「我那也是爲他好,棍棒底下出孝子,沒看那些電視訪談上的虎媽狼爸教出來的孩子多優秀,你老縱容他,像他這個年紀最容易跑偏了。」

  顧曉青是典型的慈母,一聽丈夫數落兒子的不是就老大不樂意了,「你這根本就是歪理,我自己的孩子我難道不知道是什麽樣的,他再壞能壞到哪裏去,還能殺人放火嗎,再說那些什麽虎媽狼爸教出來的孩子光會讀書有什麽用,和人交際都不會,以後能指望著他們出社會嗎。」

  聽顧曉青越說越氣,簡元自知說錯了話,忙著迎合哄了幾句。

  待顧曉青稍微氣消後,聽她又說道:「你有沒有考慮過我們兩個再生一個,只有康康一個人多無聊啊,再生一個弟弟、妹妹陪他也好啊,以後我們老了他也不至于只有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簡元聽了妻子的話,一時間臉色有些不大好看起來,「這個、這個以後再說吧,睡吧,明天我還要上班呢。」

  說完就躺下了,也不理會顧曉青那如深閨怨婦般的模樣。

  夜深了,顧曉青卻始終沒有睡著,這已經是自己多久沒和丈夫一起親熱了呢,連她自己都快要忘記了,因爲感覺總像是好久好久的事情了,自從丈夫失眠、兒子出生以後,夫妻兩人之間的關系僅僅是保持著不溫不火的狀態.

  這麽寒冷的季節她多麽希望簡元能抱著她,越緊越好,給她以火一般的熱情,那讓人既害怕又著迷的痛楚,是了,女人就像是一朵水仙花,缺乏了雨露的滋潤,再美的人兒也會一天一天地枯萎。

  「呀!我在想什麽,我怎麽能胡思亂想呢,不能想他不能想他,我比他大這麽多呢,我可是他的姐姐。」

 即使在黑夜了顧曉青依然能夠猜的到自己的臉頰此刻一定像熟透的蘋果一樣
  ,剛才的她有一刹那竟然出現了公司裏新來的那位新來的大學生同事,那個白白淨淨的陽光男孩。

  他總是對人溫文爾雅,部門的那些女人平時湊在一起總少不了討論他,或許是結了婚的女人都比較放的開吧,還有幾個年齡不小的已婚少婦竟然對他有意無意地抛著媚眼,簡直是把他當作男朋友一樣。

  而顧曉青是一個自小家教嚴格的女孩,當然不會像她們一樣,可有時也會忍不住偷看他幾眼,那個新來的大學生叫楊帆,他有時也會給顧曉青端茶送水什麽的,這是新來的員工都會幹的事情,可顧曉青卻覺得他每次和自己說話都和對別的女生不一樣。

  顧曉青一直警戒著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可越是不這麽想,腦子就越忍不住想他。

  楊帆雖然長得好看但不想那些仗著自己底子好的一般男人一樣,他不會怎麽哄女人,甚至有些笨嘴拙舌的,被幾個其他女同事逗的時候時常臉紅說不出話來,可顧曉青就是喜歡他這樣憨厚的男人。

  丈夫簡元是一個很會討女人開心的男人,雖然不算是英俊潇灑,但憑著他那張能說會道的嘴還是把當年還是班裏最好看的她追到了手,這樣的男人年輕的時候最招女孩子喜歡了。

  可當女人的年齡大了,閱曆多了,他的那些小把戲也不再出現的時候,女人又開始擔心起來了,是不是自己老了醜了,丈夫對自己膩味了,這時候一個她們更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一個憨厚老實的男人,至少不會在外面拈花惹草。

  「小康怎麽還沒起來,都幾點了。」

  簡元看了看時鍾有些不悅。

  「我再去叫叫他。」

  顧曉青擔心兒子又要被丈夫批評了,趕緊往兒子房間走去。

  「咚咚咚,咚咚咚,康康起床了,要上學遲到了,咚咚咚,康康,康康……」
  顧曉青在門外敲了好半天的門,裏面都沒有人回應,眼看著丈夫就要火山爆發了,顧曉青也管不了那麽多,直接打開了門進去房間.

  一進入簡康的房間,顧曉青首先就聞到了一股很奇怪的氣味,說不出來是什麽,味道很重,再看看床上,此時簡康手腳大張睡姿滑稽好笑,身上的棉被已經有一大半掉落到地上,只余下一小角蓋著肚子。

  「這孩子睡覺也沒個睡相,讓你爸看到了又該說你了,著涼了怎麽辦. 」
  簡康是一個學習成績優秀的學生,顧曉青知道兒子一直都有在用功讀書只當他是昨晚學習太晚了。

  當她把地上的棉被拿起來要蓋到了兒子身上再叫醒他時,眼睛裏突然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大吃了一驚,羞得她趕緊把頭扭過去。

  「啊!他、他怎麽這樣,這可怎麽辦. 」

  原來是簡康那年輕男性每天早晨都會有的例行升旗被自己的媽媽看到了,自從簡康小學三年級以後,顧曉青就已經美在幫兒子洗過澡了,自然也是不知道兒子的發育情況.

  「我是他媽媽,他全身上下我哪裏沒見過,顧曉青啊顧曉青虧你還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竟然和那些食古不化的婦女一樣。」

  顧曉青這樣在心裏安慰了自己一番,再慢慢把頭轉了過去,眼睛有意識地不往兒子的那個部位看,走到床邊推了推兒子,「康康,康康,快醒醒,要遲到了,快起來。」

  當她說話的時候她的臉龐也是扭到另一邊的,因爲當她看著簡康的時候,眼角的余光總是會下意識地瞥見那個男性的部位。

 當顧曉青的目光落到了旁邊的垃圾桶裏時才發現裏面竟然有好多被揉做一團
  的衛生紙,一團一團的都快要把垃圾桶塞滿了。

  當顧曉青剛想要責怪兒子不知道節儉浪費紙張的時候,她那小巧的鼻子一嗅竟然聞到了一種只有成年人才知道的氣味,當下更是芳心大亂,羞的她直想往外面走去。

  「難怪進來的時候味道那麽大,原來、原來,哎呀,難怪怎麽叫都叫不醒,用了這麽多,也不懂得克制一點,把身體都搞壞了。」

 顧曉青作爲過來人自然知道他們這些年輕人那充滿欲望隨時要爆炸的身體是
  想控制也控制不住的,但她同樣也知道這種事情要是控制的不好,很可能會影響到學習。

  盡管自己都懂得這些,但她畢竟是一個東方女性,這些事情又怎麽好意思和自己說呢,心裏想著只好找個機會讓丈夫好好和兒子談談,可又一想到丈夫那嚴厲的神色,到時候會不會把兒子嚇到。

  正當她躊躇不知所措的時候,簡康像是終于聽到了母親的呼喚,迷迷糊糊地揉搓著眼睛,帶點剛睡醒的沙啞嗓音說道:「媽,你怎麽進來了。」

  看到兒子醒來,顧曉青才想起丈夫還在外面等著他們母子,「我要是再不叫你,都要睡到中午了,快點,快起來,你爸爸都在外面等你半天了。」

  簡康一聽到父親的名字,頓時整個人都清醒過來,直接一掀被子跳下了床,滿世界地找著衣服褲子。

  顧曉青見到兒子那結實的臀部和大腿,一路看下來竟然有些癡了,自己是有多久沒見過兒子的身體了,都長的這麽大了。

  「媽、媽,你在想什麽呢,我襪子去哪了。」

  顧曉青被簡康叫了一聲才回過神來,剛好看到面對自己的兒子,眼睛一不留神就又看到了那敏感的部位,似乎越是年輕的男性保持的時間越久,兒子那隆起至鼓脹鼓脹的部位到現在還沒有消下去,害得顧曉青一下子眼睛不知道該看哪裏好。

  趕緊找了個借口:「讓你亂丟,自己襪子都找不著了,你快點,你爸爸待會又要說你了。」

  邊說邊往外慌裏慌張地快步走去。

  當顧曉青剛走出房間,簡康就轉過頭去往她消失的背影深深看了一眼,那眼睛裏有許多說不出的味道。

  「好了,同學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裏吧,下課. 」

  在全班同學說了一聲老師再見後,課間休息算是開始了。

  「在笑什麽呢?」

  新來的範閱明看著那一直傻笑不止的同桌簡康有些不解問道。

  「沒什麽、沒什麽,哎,閱明你玩網遊嗎?」

  簡康扯開話題道,男生在一起聊的不外乎三種,一是女人,二是遊戲,三是吹牛皮侃大山。

  「我不太會玩,技術太差了,老是被人噴。」

  簡康剛開始以爲這個範閱明應該是不太好接近的那種,因爲他外形太好看了,因至于給人一種高不可攀、難以接近的感覺,但當他接觸下來才發現他爲人很隨意,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些臭毛病。

  「沒事,我剛開始玩的時候技術也很爛,玩久了就慢慢變好了,有空你來我家,我可以教你。」

  「哦,那說定了,要不,就今天怎麽樣。」

  看著範閱明那不像是開玩笑的表情,簡康一時間不知所措,原來確實是想邀請他來自己家玩,但也沒想過會這麽快就來的。

  但自己說出去的話,又不好推三阻四的,硬著頭皮答應了,心裏卻在嘀咕:「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這麽直接的。」

  這間辦公室裏有著男男女女十幾個人,有的在聊天摸魚,有的則是呼呼大睡補充昨晚玩了通宵的體力。

  「曉青姐,你的咖啡,擔心燙. 」

  顧曉青還在整理報表的時候,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溫柔的聲音和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

  「謝謝. 」

  「不客氣。」

  這一點簡單的舉動卻讓顧曉青的心裏倍感溫馨。

  旁邊的其他幾個女同事卻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互相交頭接耳不知道說些什麽,當那個叫楊帆的年輕職員走到她們身邊時,終于有人略帶戲谑地說道:「帆帆,那我的咖啡呢,爲什麽沒有給我煮一杯。」

  一石激起千層浪,其他幾名少婦也在旁邊開口搭腔,那樣子直是讓其他男同事羨慕不已,只有當事人楊帆才知道自己的苦,這可是掉進了盤絲洞裏,是禍非福。

  楊帆有些尴尬地說道:「琳琳姐,我不知道你也要喝,那我現在就去給你煮一杯。」

  「那曉青也沒說要喝咖啡呀,你怎麽就知道去給她煮,是不是?」

  楊帆被說的啞口無言,那模樣讓其他女同事都要笑死了。

  「好了,你就別逗他了,又不是不知道他老實。」

  終于是有人看不下去了,開口幫楊帆說了句,顧曉青當然是聽到了這一切,但辦公室裏這樣的流言蜚語每天都有,你要開口解釋才是有鬼,只要閉嘴不說,大家也只是當作一個笑話過去。

  當楊帆回到自己座位的時候,看到QQ上正閃爍著一條信息,那是自己設置了特別關注的,「真是不好意思,要不然下次你就別給我煮咖啡,我自己去就好了,免得你又被人說. 」

  原來是顧曉青心裏愧疚特地給他發了一條信息來表示歉意。

  「沒關系的,琳琳姐她們只是愛開玩笑,曉青姐你別聽她們瞎說. 」
  兩人又在QQ聊了好一陣,越說越是覺得投機.

  中間楊帆去上了個廁所,剛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就遇上了也從女廁出來的王琳琳,楊帆看了看四周無人,竟然一把把王琳琳抱了過來壓到了牆上,一改剛才老實木讷的樣子,嘴角帶著邪邪的笑容看著那個所謂的琳琳姐說道:「剛才敢這樣笑我,是不是要老公又要好好懲罰你了。」

  說著楊帆往王琳琳的屁股輕輕拍了一下。

  而王琳琳則是一點不怕,且帶著幾分挑釁地看著他:「你現在敢嗎?對顧曉青那個小狐狸這麽殷勤,是不是在打她的主意,快說. 」

  「嘿嘿,我都有了你這個狐狸精了,哪裏會招惹其他人,連你都快要餵不飽了。」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什麽主意,你個沒良心的,人家都瞞著老公和你好上,竟然還敢想別的女人,還是一個辦公室的,讓人知道了,看你怎麽死。」

  這幕場景要是讓顧曉青看到肯定不敢相信,這還是那個自己一直當作弟弟的老實男孩楊帆嗎,看他那熟練的調情手法根本就是花叢老手的樣子。

  聽他和王琳琳的對話兩人竟然是早就搞在一起了,這是什麽時候的事,楊帆進公司也不過是這一個多月的時間.

  二人又是在這走廊互相撫慰了一番,才整理了一下儀容前後回到自己的崗位。
  「來,進來吧,這就是我家,你隨便參觀. 」

  到了晚上放學,簡康依照約定帶著新同桌範閱明來自己家玩,給他倒了杯水後,他便急急忙忙跑進了自己的房間說是要換件衣服。

  當他進入房間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垃圾桶,發現原本塞滿了衛生紙的垃圾桶現在空空如也,明顯是被人打掃過了,對此他像是早有預料一般,露出深不可測的微笑。

  當他換了好了衣服,走出房間的時候發現客廳裏空無一人,人去哪兒了,他大聲叫喚道:「閱明、閱明,你在哪兒?」

  「哎!我在這呢。」

  這時範閱明才從簡康父母的房間裏走了出來。

  簡康疑惑問道:「你怎麽進我爸媽的房間了。」

  「原來是你爸媽的房間,我本來只是隨便看看,不好意思哦。」

  「沒事,來,讓你瞧瞧什麽叫甩狙、跳殺。」

  簡康也沒想那麽多,拉著範閱明就進了自己房間要給他看看自己好不容易才練成的遊戲技術.

  兩人玩遊戲玩的不知所以的時候,這時顧曉青也回來了,見到門口多了一雙不認識的運動鞋,往家裏喊了句:「康康你回來了嗎,是不是帶同學回家裏玩了。」
  聽著聲音,知道是自己媽媽回來了,簡康帶著範閱明走了出來,說道:「媽,你回來了,這是我同學,我和你說過的,我的新同桌範閱明。」

  範閱明很禮貌地叫了聲阿姨好。

  顧曉青看著這個比自己兒子還要高半個頭,古銅色健康皮膚的大男孩,有一種說不出的好感,和他在一起比較,兒子簡直像是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少了點男子的陽剛氣。

  「你好啊,歡迎你來我們家玩,康康也沒說一聲,害我都沒買什麽菜准備。」
  「啊!不用了,阿姨,我這就要回去了。」

  「那哪行啊,一定要留下來吃完飯再走。」

  範閱明害羞地直說不用,一邊趕緊往門口走去。

  顧曉青作爲長輩自然也要象征地拉扯挽留一下,在範閱明低頭穿鞋的時候被她這麽一拉,他的身子頓時失去平衡,眼看就要往顧曉青身上跌去,範閱明下意識地雙手往前支撐。

  這一下不偏不倚地摸到顧曉青的胸口上,兩人都愣了,好在顧曉青閱曆較多,沒有喊叫出來,加上身體遮擋的緣故,從簡康那個角度看去只是範閱明扶住自己媽媽的肩膀。

  這樣一來範閱明更是不敢再呆,急急忙忙地告辭離開,顧曉青裝作什麽都沒發生的樣子繼續和兒子談論著他的那位同學,心裏卻是害羞的要死,這還是自己兒子的同學呢,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但這簡直丟死人了,別嚇得他以後不敢來才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老姐、老妈和我的观星记 下一篇:我的天体家庭3-4作者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