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关系01-05作者不详

亲戚关系(01-05)


字数:18239字

             第一章 帮舅妈搬家

  那天我去探望舅妈,舅妈已经和舅舅离婚快十年了,却未曾再婚。

  舅舅年轻时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那时,舅妈年轻貌美,不过才十七岁就被舅舅娶进门,严格来说,应该是拐骗进门才对。所以舅妈娘家对舅妈十分不谅解,也不再和她连络。

  婚后不到一年,生了表妹小怡后,又过了两年,舅舅本性难移,勾搭上另外一个年纪比舅妈还轻的女孩子,舅妈愤而和舅舅协议离婚,那年,舅妈才二十一岁。

  我母亲因为亲生父亲早年过世,外祖母在大陆上与外公再婚后,逃难到台湾,这才生下了两个阿姨与舅舅,所以最大的阿姨与母亲的年纪差了有十五岁之多,而舅舅与母亲的年纪差更多了。是以,我今年十九岁,已经上了大学,而大阿姨才三十七岁,舅舅三十五岁,小阿姨也才三十一岁而已。

  那天会去探望舅妈,是因为舅舅拜托我去帮舅妈搬家。

  来到舅妈家,看到舅妈已经将要搬的物品都打包好了,搬家工人过一会会来。
  我与舅妈问好,舅妈,笑着摸摸我的头说:「阿兴,几年不见,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我有些腆,说:「以前看舅妈结婚典礼的时候好漂亮,几年不见,舅妈还是和刚结婚时一样年轻呢。」

  舅妈脸色有些异色,轻斥了声,说:「老了,你还记得舅妈结婚时的模样。」
  我知道她想到舅舅就有些生气,所以赶紧说:「当然……不过舅妈现在比以前更迷人。」

  舅妈转身去收拾东西,说:「以前的事别再提了。喔,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回答:「大概是小怡告诉……说你今天要搬家,所以我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舅妈,小怡呢?」

  舅妈说:「大概还在学校打球吧,这丫头,才不过小学六年级,野的很,老是静不下来,你这大表哥也该劝劝她,专心念书才是。」

  我耸耸肩,说:「我和小怡也好多年不见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我这个大表哥。舅妈,你东西都收好了吗?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舅妈四下看看,说:「应该都差不多了,就等搬家工人来。」

  说着,电铃响起,我去开门,原来是搬家工人到了。於是我帮舅妈指挥工人,将家具一一搬上卡车,舅妈告诉我新家的地址,和搬家工人随车先到新家去,留下我将旧家整理整理,收拾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空荡的屋子里,剩下我一个人,我看地面凌乱不堪,先打扫了一回,又到卧室里东翻翻西瞧瞧,突然,我发现舅妈床旁的柜子里好像有个包包忘了带走,於是将之拿起来,随手翻看。

  一看之下,大吃一惊,里面原来是几本A书,还有一根女子自慰用的按摩棒。
  不小心打开开关,按摩棒不但开始震动,龟头的部份也开始旋转。我啼笑皆非,不晓得舅妈怎么会将这种个人隐密的东西留在这里。

  将电动按摩棒关上,塞进包包里,沈思片刻,不知道舅妈这东西还要不要?
  只是,无论如何,这东西绝不能留在这里,免得下一个房客来看到,对舅妈会有些不尊敬的想法。但是就这样拿给舅妈,也是十分尴尬的事情。

  想了想,起身去柜子里随便拿了些旧衣服,和包包放在一起。心想:这样一起拿给舅妈,若是舅妈问起,就说没有看包包里面的东西,只是收起来带给舅妈,这样,舅妈应该就不会感到不好意思了。

  正要关上柜子,突然又发现另外一个抽屉里,舅妈留了些内衣裤在里面。
  我心想:舅妈怎么这么糊涂,东西也没收拾好,就叫工人来搬家,哎。
  拿起舅妈的内衣裤,发现舅妈也挺好玩,一个人,净穿些性感万分的内裤,不但有蕾丝边,有几件裤裆还是薄纱透明的,其中还有一件下体处竟然是有开洞。
  我拿在手上,心中不由得一汤。我毕竟才十九岁,对男女间的事情虽然还未曾体会,但和一般少男一样,碰到这种事情,难免会兴奋起来。

  我用力摇摇头,将内衣裤与包包也放在一起,又去其他地方收拾了会,看看已经收得差不多了,回到卧室,坐在因为太旧而没有搬走的双人床上,眼睛瞪着那堆东西发呆。

  身体里血液不断沸腾,我几次伸出手朝向那堆东西,又收了回来。叹口气,我还是拿起那个包包,翻出那几本A书,打了开来。

  头一本A书里,大概和我自己收藏的差不多,一男一女做爱,一男二女做爱,二男一女做爱,反正就是做那回事。我虽然没有真实经验,但A书看多了,对这些图片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应,只是下面裤裆开始肿胀了起来。

  拿起第二本,翻到第一页,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来第二本的内容竟然是国外早期的一种A书,怎么说呢,就是全家乱伦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那种图片。父亲插女儿,母亲舔儿子,淫乱的程度我从来也不曾看过。

  在这里大概介绍一下,封面写着大大的:LOLITA﹔我当然不知道这个辞汇是什么意思,只不过从此这个字眼便深深印在脑海中。

  第一页,是一家四口,穿着整齐地坐在餐桌前用餐,不过父亲与母亲的脸上都充满了淫邪的笑容,而小女儿与大儿子也笑着回视父母,小女儿手中还抓着一根热狗,伸出舌头舔着,当然是充满了性的暗示。

  第二页,父亲站起身来走到小女儿身旁,摸着小女儿的肩膀﹔大儿子将椅子推开少许,而母亲便蹲在大儿子身前伸手去解大儿子的裤带。

  第三页,小女儿瞇起眼睛,父亲将她的上衣解了开来,抚摸着她幼嫩的乳头,另一只手也解开自己的裤子拉﹔母亲这时已经掏出大儿子的阴茎,抬脸与大儿子两人相视而笑。

  第四页,小女儿伸手抓住父亲的大阴茎,笑着望着那根巨棒,张开口,正要放入嘴里,父亲两手叉腰,显得挺威风的﹔母亲已经将大儿子瘦弱的阴茎含入嘴中,眼睛还是望着大儿子,而大儿子这时已经闭上双眼,享受这份快感。

  第五页,父亲抱住小女儿的头,巨棒几乎有三分之二含在小女儿的嘴里﹔而母亲这时也专心地舔弄大儿子的阴茎。

  第六页到第九页,都是差不多的情景,只是母亲一边趴着舔大儿子的阴茎,裙子已经拉了上来,内裤也褪了下去,露出长满阴毛的阴唇﹔小女儿转头含父亲的巨棒,花格子的裙子也整件脱了下来,露出光洁无毛的阴部,而大儿子同时也反手去摸妹妹的阴唇。母亲的阴唇与小女儿的阴唇放在一起,一个淫秽,一个纯洁,成为极端奇特的景象。

  第十页,父亲拉起小女儿,叫她坐在自己腿上,一根丑恶的巨棒就要插进小女儿稚嫩的阴户里﹔母亲也抬起屁股,用手扶住大儿子的阴茎,正往自己的阴道里塞进去。

  第十一页,父亲的巨棒终於插进小女儿的阴户里,但是大概因为小阴户塞不下这么大一根巨棒,所以只进去了三分之一,小女儿背对镜头,看不到脸上的反应﹔母亲的阴唇紧紧地包覆住大儿子瘦小的阴茎,整根插了进去,只留下阴囊在外面,母亲半转过脸,嘴张得大大的,似乎正在淫叫。

  第十二页到第十四页,差不多。

  第十五页,父亲将小女儿放到地毯上,与母亲并排仰躺,大儿子与父亲两人如同比赛般,一个插着小阴户,一个插着毛阴唇。只见父亲这时已经将巨棒几乎有半根都插进小女儿的阴道里,而大儿子的阴茎插在母亲的阴道里,从阴唇留下一滴滴的淫水,沾得大儿子满屁股都是。

  第十六页,父亲与大儿子都抽出阴茎来,两人笑着互相击掌,好像摔角换手般情景。

  第十七与第十八页,父亲插着母亲的阴道,而大儿子也同时插着妹妹的阴户。
  第十九页,大儿子毕竟年少,终於射了出来,精液滴在妹妹已然成了个大洞的阴户门口,脸上表情好像爽到了极点,只差没有听到他的叫声﹔母亲兴奋地看着儿子的龟头,好像十分欣慰。

  第二十页,大儿子躺在旁边,已然无力再战﹔母亲爬到小女儿的阴户前,用舌头帮小女儿舔乾净大儿子流下的精液,父亲仍抱住母亲雪白的大屁股,奋力往里抽插着巨棒。

  第二十一页,母亲趴在小女儿身上,小女儿伸出舌头舔着母亲的乳房,一手抚摸着母亲的阴蒂,小阴户刚好就在母亲的阴部下方,父亲的巨棒仍然插在母亲的阴道里,大儿子这时也回过神来,兴奋地看着这场大战。

  第二十二页到第二十五页,父亲有时插入母亲的阴道里,有时插入小女儿的阴户里,大儿子也坐过来与母亲接吻。

  第二十六页,父亲终於受不了,站了起来,母亲与小女儿都坐起身来一同舔着父亲的阴茎,母亲用手指抠着父亲的屁眼,小女儿则摸着父亲的阴囊,大儿子不甘寂寞,也在后面偷摸着妹妹的小乳头。

  最后一页,父亲张大了口狂叫,精液射在母亲与小女儿的脸上,母亲快乐地伸出舌头吸吮父亲浓浓的精液,小女儿似乎怕被射到眼睛里,双眼紧闭着,大儿子坐在旁边,眼瞧这边,微微地笑着。

  我看到这里,已经受不了,掏出阴茎,坐在床上开始套弄。一边翻阅着那几本A书,一边拿起舅妈的内裤放在脸上呼吸,可惜舅妈的内裤是洗乾净的,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在A书的刺激之下,我好像也变成那个大儿子插着母亲的阴户般,幻想插着舅妈的阴道,阴茎在舅妈的阴唇来回摩擦。

  下体传来一阵酥麻,我知道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只要再套个十来下,就可以射出我满心的淫欲。平常这时总是忙着找卫生纸,这时我知道这个旧床铺没人要,就算射满了我的精液也没关系。

  於是闭上双眼,左手抓着舅妈的内裤,将两根指头抵在内裤的裤裆,想像这就是舅妈的阴唇,右手快速地套着我的阴茎……喔……

  突然,我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摸着我的阴囊,我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表妹小怡笑嘻嘻地趴在我前面,正眼不转睛地瞧着我自慰。

  也不知道是高潮来临还是被吓到了,我「噗嗤、噗嗤」一声,将精液全部射在小怡的脸上。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爽快的一次射精,同时也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验——射在别人脸上。

              第二章 我的密

  小怡笑嘻嘻地缓缓坐起身来,随手拿起舅妈的内裤,将她脸上我的精液擦去,没说什么。我吓呆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就这样挺着一根阴茎,在小怡面前晃来晃去。

  小怡低下头,翻着刚才我看的那些A书,我噤口无言,也不敢乱动,一些没完全射出的精液慢慢沿着阴茎留了下来。

  小怡终於说话了:「大表哥,你……这样舒服吗?」

  我这才回过神来,迟疑地说:「是……是呀,小怡你……」

  小怡笑了笑,说:「还不把裤子穿起来,羞不羞人呀你。」

  我连忙把还没消肿的阴茎塞进裤子里,拉上拉,不小心还夹了皮一下,痛又不敢说,站起来,默默地站在一旁。

  小怡边翻着A书,边说:「大表哥,你这样是不是叫做」自慰「?男生自慰都要这样看书吗?也要拿女生内裤放在脸上啊?好奇怪,我从来没看过男生自慰的样子呢。」

  我羞愧地说:「小怡……对不起,这……真对不起,我是因为……」

  没想到小怡大方地说:「没关系,这是人性自然的需要,我了解。」

  我想不到小怡才十二岁,小学六年级,怎么会有这么开通的想法。一般像她这么大的小女孩若是看到了刚刚的景象,应该会是吓得尖叫躲开,要不然就是呆呆地看着不敢说话,哪有一个小女孩会像她有这般成熟的思想。

  小怡站起来,笑着说:「我可要去洗把脸了。」

  说着走去浴室,东瞧西瞧,看不到毛巾,只有走回来拿了件她母亲留下来的衣服,又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哗啦哗啦地洗了个脸,这才回来对我说:「大表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对不对?」

  我硬着头皮说:「是啊,大概有两年多了。前一次见面好像是过年你回外婆家的时候,我了你一面,是吧?」

  小怡一副天真的模样,说:「我记得那天你和外婆他们打麻将,好像输了不少哦。」

  我边收拾床上的东西,边说:「亏你还记得,那天我可输惨了,大概有三千多吧……对了,小怡,你妈妈到新家那里去了,你怎么还留在这里?你不知道新家的地址吗?」

  小怡说:「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住了这么多年的房子,留下一些回忆。」

  我「喔」了声,心想,这小鬼的心思还挺细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碰面。将舅妈的东西找了个塑胶袋装起来,塞进我的背包,对小怡说:「这样吧,我骑车送你去新家。小怡……你不会把我刚刚的事情告诉你妈妈吧?」

  小怡鬼灵精地说:「当然……不知道,就看你怎样贿络我罗。」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她的头一下,说:「这下糟糕了,被你抓住小辫子,好吧,待会儿请你吃麦当劳,这总可以了吧。」

  小怡歪着脑袋想想,点头说:「勉强啦,不过我可要选最贵的套餐哦。」
  我边走出去边说:「好啦,好啦,一切都随你。」

  来到麦当劳,看着小怡在我面前吃吃喝喝,还又点了支冰淇淋,小怡笑着看我,竟还伸出舌头缓缓地用舌尖舔着冰淇淋,那副样子好像在嘲笑我刚刚的丑态,暗示我A书上舔阴茎的模样。

  我摇摇头,莫可奈何,只有问小怡:「你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倒底懂多少?为什么看到……也不会害怕?莫非……你有过类似经验?」

  小怡舔着冰淇淋,也不回答我这问题,只是随口说:「嗯,不多,也不少吧。
  大表哥,你以为非得要有经验才会懂得这些吗?少笨了,我们同学早就大家都在讨论这些事情,我还算比较保守的呢,「

  她突然小声靠近我,「告诉你喔,我有个同学叫做阿惠,她懂得的可多了,什么自慰啦,高潮啦,这些名词都是她告诉我们的。」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现在国小女生也这么新潮开放,讷讷地说:「你们年纪这么小,怎么这么……」

  我还没说完,小怡不屑地「哼」了声,说:「年纪小又怎么样?告诉你,我那同学阿惠,她早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是有经验的女人了。」

  我张大了口,心想,这……这不太好吧。忍不住问小怡:「她有没有告诉你,她是跟谁……?」

  小怡带着一丝羨慕又有些忌妒地说:「阿惠是跟她哥啦,第一次的时候,阿惠四年级,她哥国中一年级。有一次,阿惠她爸和她妈出去旅行,家里就剩下阿惠和她哥,她哥在自慰的时候被她撞见,於是就和她上了床。」

  小怡突然有些兴奋地看着我,说:「就和我们今天一样耶。」

  我苦笑着说:「不一样,我又不会和你上床。哎,别说这个了。」

  小怡贼嘻嘻地笑着:「为什么别说了?我知道,听我这样讲,你那里又」勃起「了,是不是?」

  听到小怡这样说,我确信她知道男女之间的事还真不少。

  吃过麦当劳,我根据舅妈给我的地址,骑车带她到她的新家。一进门,就看到舅妈头上缠着毛巾,正独自吃力地搬着家具,我赶忙上前帮忙。

  我问:「舅妈,那些工人呢?怎么没有帮你搬东西。」

  舅妈气呼呼地说:「别提了,那些可恶的工人,说了我就气。明明讲好价钱的,搬到这里,又要加钱,我不肯给,他们放下东西转身就走,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搬,累死我了。」

  我笑了笑:「搬家公司就是这样,没办法,他们吃定你一个妇道人家,不给钱就不搬。」

  舅妈有些感伤地说:「是啊,我也知道,谁教我孤家寡人一个,想讲道理又怕他们动粗,可我也不愿吃亏,只好打发他们走,凡事自己来啦。」

  我拍拍胸脯,说:「不打紧,一切有我,你放心。」

  幸好经过成功岭的六周训练,这些粗活我还应付得来。

  舅妈瞥了小怡一眼,问说:「你怎么会碰见这丫头的?」

  我脸上红了红,小怡看着我微笑说:「我回家里找东西,刚好看见大表哥……」

  我心中噗咚噗咚地跳,「……在帮你收东西,就叫他载我过来。」

  舅妈说:「喔,什么东西?啊,忘了告诉你,」

  舅妈转头对我说,「我那里留的东西都是不要的,打算过几天去包一包丢掉,你收了也是白收呢。」

  我脸上又是一红,实在没勇气将背包里舅妈那袋东西拿出来还给她,这时心中才想到,好险小怡没看到她妈妈那根按摩棒,否则不知道会怎么想。咦,不对呀,她还是看到了那堆A书,这下她应该知道她妈妈的密了。哎,不对,是我的密。

  帮着舅妈将家具归定位,又将纸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好,小怡懂事地在旁帮忙。我见到一旁还有些纸箱,打开其中一只,正要将东西拿出来,舅妈有些慌乱地说:「那些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先放着吧。」

  我点点头,转身到一旁,与小怡两人互换了个眼色,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舅妈那些A书和按摩棒留在那里不要了,原来舅妈另外有「新货」,旧的不想带过来,只好暂时放在旧家,准备另行找机会扔掉。

  忙了好久,终於整理得差不多,我们三人直起发酸的腰,看着新家慢慢成形,有了家的感觉,心下都好是安慰。

  舅妈抬手看看表,惊叫:「哎呦,现在都六点多了,忙了一个下午,小怡,你和大表哥吃过中饭了没?」

  小怡笑说:「来之前大表哥带我去麦当劳吃过了。」

  舅妈道:「也不会替妈妈带一点,可饿死我了,中饭也没吃。」

  我这时才想到,在麦当劳时,我身上的钱全都奉献给小怡堵住她的嘴,自己只喝了杯可乐,这时肚子咕噜咕噜地直叫,可也饿极了。

  舅妈看我一眼,不好意思地说:「阿兴啊,真是抱歉,让你忙了这么久,也没什么好招待,过一会,舅妈带你和小怡去吃馆子去。」

  我笑说:「好啊,舅妈,只是我得先打个电话回家。」

  舅妈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说:「我可忘了,这里电话还没牵。这样吧,你到巷口打公用电话,顺便帮舅妈带几瓶饮料回来。小怡,你帮大表哥去拿东西去,我先洗个澡。」

  於是我和小怡走出门外,望了望方向,到一旁便利商店,小怡进去买饮料,我在店门口打公用电话回家,告诉妈妈我在舅妈家,吃过饭回去。

  放下电话,小怡也买完出来,我对小怡说:「多谢你刚才没有告诉你妈妈…
  …中午的事情,否则我就完了。「

  小怡说:「放心,你请我吃麦当劳,我不会出卖你的。不过……」

  我有些紧张,问说:「不过什么?」

  小怡看了我一眼,狡猾地说:「不过有件事情你要答应我,要不然我就要告诉妈妈你拿她的内裤套在头上自慰。」

  我气道:「小怡你……你真是奸诈,不是说好麦当劳就可以了吗,还有什么事情?」

  小怡笑笑,说:「放心,不是坏事,对你也有好处的。」

  我问说:「倒底是什么事情,快说啊。」

  小怡说:「我现在还没想到,不过想到的时候,你可不许耍赖,听到没有?」
  我无奈地说:「好吧,谁叫我做了亏心事,一切都依你。」

  小怡高兴地哼着流行曲,抱着饮料回去了,我沮丧地跟在她后面,心想,被这小鬼要胁,可真是痛苦的一件事,但,倒底她要我做什么事情?莫非……我想到小怡在麦当劳里对我说的那些话,什么她的同学阿惠,什么上床……想到这里,心中一跳,难道这小鬼真的想要和我上床?我可还是处男哪。不过,小怡可也是处女呢。想到这里,心中有点茫然,也有点兴奋,真是说不出的感觉。

上一篇:表弟暑假来我家住作者mail01 下一篇:妈妈我全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