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论剑之后 作者不详


--

  黄药师下华山的时候,心里没有什么遗憾,虽然有生以来头回打架输给别人,多少有点别扭,不过王重阳是前辈,岁数比自己大了一倍还多,又是很有名的抗金英雄,武功也的确高潮,输给他没什么觉得丢人的,下次华山论剑鹿死谁手就得再说了。少年黄药师是骄傲的,他知道自己有别人所没有的才能、天赋;同时是高傲的,他来参加华山论剑不是为了什么《九阴真经》,只是为了那个看起来有点俗气的天下第一,喜欢当第一的感觉;不过他还是洒脱的,当不了第一,人家的确比自己强,那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家,好好地琢磨,二十五年后再会呗,顺道可以游山玩水的,挺好。 
   
  洪七也没觉得怎么遗憾,很后悔参加这鸟华山论剑,就是那些虚名把自己给骗了,在华山上呆了四天四夜,嘴里都淡出鸟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得找师妹去好好地补一补。冯蘅现在干吗呢?肯定是在洛阳家里等着看自个的笑话呢!哎!冯蘅什么都好,人美的象最好的花,脑袋聪明的没法说,会炒菜,会唱歌,除了不会武功,什么都会,干吗迟迟地不娶她?不敢!她象天使,就是那光圈就刺眼,还有,她老说一些实在听不懂的话,最主要的是她最爱看的就是自己出笑话,嗨,怎么说二十三岁的洪七也是一个很有成就的乞丐,有成就的男人多少就有点虚荣,整天灰头土脸的,怎么行?! 
   
  段智兴很不服气,他习惯了主宰,习惯了比别人强,多少有点看不起这些草民。回去肯定得好好地练,自己好年轻,自己家传的绝学不会输给王重阳的“先天功”,何况还有好多家传绝学没练呢,咱们走着瞧!   欧阳锋最不服气了,不过欧阳锋很冷静,他知道自己已经把白驼山的武学练到极至了,如果没有新的武功的补充,也许永远也不可能超越王重阳达到的境界。从西域来参加这次华山论剑,使欧阳锋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已经习惯了取胜,失败是不能容忍的,下一次,也许用不了二十五年,自己应该是天下第一,必须得努力。《九阴真经》肯定是提高的捷径,不过实在打不过王重阳,他们人多势众,耍手段恐怕也不容易得手。欧阳锋看到了另一个希望,一个能够克制“先天功”的希望——林朝英! 
   
  天下第一真的那么重要?《九阴真经》真的那么重要?王重阳背着手,看着在河滩的泥地里打滚的周伯通,自己的前半生是不是太累了?能象伯通这样,多好!他看着那涂满了污泥的有点胖的身体,那纯净、喜悦的神情,那白花花的屁股……   他为什么总是不娶自己?林朝英穿着一身书生的青衫,背着自己的青觥剑,牵着自己的白龙马,孤单。自从十六岁见到三十六岁的王重阳,一颗心就被他带走了,他真的不明白?他还是在顾虑他是自己父亲的挚友?那些是问题么?是自己不够美丽?还是缺乏才能?还是不够勇敢?五年了,就这么默默地跟着他行走天涯,他还不懂自己的心?忧伤,林朝英才二十一岁,如花绽放的年华,如花的人才,鬼神莫测的神通,一切都不能使她快乐,她在独自品尝相思的苦涩中的那一点甘甜,等待,等待一个归宿,漂泊的心灵的港。王重阳!你在犹豫什么?林朝英有时候真想揪住王重阳的脖领子,就那么当面把自己给他,可林朝英是矜持的,骄傲的,她的出类拔萃使她没有这样干过,但是林朝英知道自己是急脾气,习惯了得到自己要得到的东西,总有一天自己会憋不住那么干一回,对此,林朝英毫不怀疑。需要慎重,因为那就是自己和王重阳关系发生根本变化的时刻,或者,就不能这样悄悄地跟着他浪迹天涯了。 
   
  前面就是冯蘅住的那没有门的院子了,古灵精怪的丫头,你那么让人不能回避,又那么让人不敢接近。洪七咬了咬牙,自己不能不见她,会没命的,虽然是看起来一个很简单的树林,她的墙就是这树林,走进去是什么结果?天知道。“小妹呀!俺回来咧!”洪七决定还是不贸然进去,每一回都灰头土脸的,多丢人,好歹也是天下五绝之一的“北丐”了,马上就要继承帮主了,二十三就当帮主,多少也是奇迹吧?应该她干,不过,她不是丐帮的人,虽然她爹是自己的师父,丐帮的长老。“叮叮冬冬”一阵琴声,似乎就看见了那张娇滴滴的、总是在微笑的瓜子脸,现在她又笑了,似乎已经看到那总是在寻觅的目光了,总是在看到新鲜的东西时惊讶,她惊讶的时候真好看!那琴声是在邀请了,还有一种期待,是期待自己又栽跟头,然后可以乐?似乎看见竹屋外的石几上飘着没法拒绝的清香的菜肴,我的天!你干吗又跳?洪七为了制止左手食指的跳,只好攥紧拳头。小心点啊!洪七提醒自己,这林子也不知道是什么阵法?总是不一样。脚下一虚,不好!洪七不退反进,身子向前扑出去,还没有落地就知道自己落脚的地方是个很明显的陷阱,提气,在空中腾挪,洪七挺高兴的,这是华山论剑的成果,从黄药师的武功中参悟出来的新功夫,琴声乐了,怎么又乐了?自己不是没中埋伏么?裹在一张柔软坚韧的网中的时候,洪七就明白了。“七哥,你怎么跑树上玩去了?哎呀,我们抓野猪的陷阱也被你给破坏了,你可真能耐呀。”林中笑嘻嘻地走过来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小鬟,是冯蘅的丫头板凳,一样的古灵精怪。“很好玩么?”洪七看到板凳就来气,看见板凳手里的食盒就更来气了,那清香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诱人,连肚子都呱呱地叫了……直到哈喇子落在树下,湿了一片草地,琴声欢愉地跳跃着。 
   

上一篇:入职体检艳遇 下一篇:红楼绮梦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