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沸腾

           第十六章我是不是漏了一集

  奥尼尔从复合装甲的插袋里掏出一张纸。战术背心上的插袋虽然专门是为竹板甲片设计的,但是也能有点空隙放点随身物品。富有诗人气质的河马人们普遍会带上纸和笔,以便在战场的间歇中,记录下闪过脑海的每一丝灵感。

  奥尼尔把银尖蘸水笔在一汪血泊里沾了沾,留在竹川纸上是一行暗红的字迹。
  银尖笔是精通炼金的若尔娜的手笔,经过精确配比后,略软的银就能具有良好的弹性,笔尖套在细竹管上,蘸了墨水就能写字,比原来的羽毛笔好用多了。竹川纸是领主大人的主意,用翡冷翠的竹子打成浆晒成的纸,挺括洁白,很适合书写,很快就得到翡冷翠上下的一致好评,至于当初从威瑟斯庞买来的那些草纸,全都被发给大家用来擦屁股了。

  笔是好笔,纸是好纸,就是血液不是好墨水,干涸得很慢,轻轻一擦,就花了一片。

  奥尼尔还是放弃了为黛丝写诗的想法。

  丹泽家族终于动起来了,在卡佩罗侯爵的鸡毛信抵达翡冷翠的十天后,由两支联队的轻骑兵以及五百人的特拉维夫狂战士雇佣兵作为前锋抵达了翡冷翠。
  迎接他们的,是覆没的命运,因为黛丝早就占据了情报的优势,作为刘震撼任命的最高指挥官,布下了天罗地网。

  特拉维夫狂战士是骑马步兵,到达翡冷翠竹林外就下马整队,而龙卷风佣兵团的两位轻骑兵联队长因为忌惮狂战士杀起人来不分敌友的名头,并未上前,只是在旁掠阵。

  迎接他们的并非预想中严阵以待的比蒙领地,而是一场凛冽寒风中的热火朝天的无遮大会。

  艾薇尔被古德抱着,和另一个潘塔族武士前后夹击,小屄和肛门都塞得满满,淫水不住滴落。凝玉则被按倒在地,菊花里塞着贝拉米的鸡巴,嘴里还在舔古德的屁眼儿。蚌女独有的「西施舌」特别适合施展「深海毒龙钻」,凝玉人还好,舔得特别细心,深得翡冷翠上下的一致好评。海伦倒没下场淫乱,只是在一旁的钢管上跳着艳舞,花瓣状的裙子纷飞,时不时露出白嫩的大腿和火红的阴毛,一群民兵围着喝酒取乐,还高声调戏着老板娘。

  特拉维夫狂战士们顿时感觉自己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蔑视和挑衅,纷纷野兽般地怒吼,将披在身上的熊皮抛洒向天空,浑身青筋暴起,彻底抛弃了理智,化身疯狂的杀戮机器,举着大斧冲过地上只剩竹根的竹林,冲向红土广场。

  然后最终抵达红土广场的,只剩下一堆碎肉而已。

  因为黛丝早就在竹林的范围里布置了一个大范围杀伤性魔法——「一丝不挂」。
  「这是一根头发,很细吧?」黛丝在讲解这个魔法时,拈起一根头发,娓娓道来。

  「头发丝直径的百分之一的长度,我命名为『微刃』,『微刃』的千分之一,我命名为『纳刃』。在我精研蛛丝魔法之中,我发现,通过一定手段,我能让我的蛛丝直径降到十纳刃的数量级,同时还维持非常高的强度。这是什么概念呢?
  你可以把这根蛛丝看作无比窄薄的刀刃,薄到眼睛无法看到的程度,锋利到轻松就能将人一刀两断,正因为没有人可以安然挂在这种蛛丝上,我把这道魔法命名为『一丝不挂』。不过毕竟蛛丝太细,就算有我的被动魔法『九鼎一丝』极大强化其韧性,通常用一两次,这根蛛丝就断掉了。「

  「但是!」黛丝竖起一根手指,强调道,「但是如果我在一个空间内,按照一定密度,随机布置大量的纳刃级蛛丝,那么……哗~ 」她比划了一个四散纷飞的手势。

  于是,足足五百名百人斩特拉维夫狂战士,还没遇到自己的敌人,就在一片光秃秃的竹林中,「零落成泥碾作尘,乱红飞过秋千去」。场景不堪入目。
  两千轻骑兵的士气,顿时像一息前还生龙活虎的狂战士一样,消失无踪。在看到七只高阶魔兽瞬间出现在红土广场上以及数百名精锐狼骑兵蠢蠢欲动,头顶还落下了飓浪斩和水刃风暴大杀特杀时,惊恐的轻骑兵们夺路而逃,就像被猎犬驱赶的傻兔子一样,直直撞进猎人布置好的陷阱。

  先是在草窠中随机分布的土坑,也不大也不深,刚刚好能陷进一条马腿将其绊倒。

  再是用削尖的竹子布置的陷阱,也不轻也不重,刚刚好能让一个士兵重伤偏偏还活着。

  最后是被凝玉老板娘的幻术藏起来的伏兵,也不多也不少,刚刚好拦住了人数最多的那支队伍。

  两千五百人的敌军,人数怎么说也是翡冷翠的十几倍,竟然就这样简单地,在黛丝的运筹帷幄中灰飞烟灭。

  所以,奥尼尔才有一种想要写诗的冲动,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刘震撼就在这支伏兵中带队,此时他脱下了染血的青铜拳套夹在腋下,叼着一根带在身边很多年却一直没有点燃的雪茄,看着最后一骑轻骑兵脱离视野。
  「赶紧打扫战场,不留俘虏。大仗还在后头。」

  他不用追,因为黛丝已经去了。

  天空从来都不是蜘蛛的领域,不过黛丝自然有她的办法——她身上穿着一身合体的复合装甲,胯下骑着一匹黑马,就像一名英姿飒爽的女骑士在天空上驰骋。
  骑着白马的不一定就是王子,还有可能是远东唐藏帝国的僧侣。同理,黑马也不一定就是马,还有可能是仙女龙。

  黛丝自从给自己移植了一条马屌之后,整个人的品味都向着另一个深渊堕落了。血胶这种新材料深深地迷住了喜好研究的黛丝,她玩得不亦乐乎,不停造出新鲜玩意,花样繁出,让翡冷翠上下看得目瞪口呆。

  黛丝从封冻的桑干河取来一大块冰块,雕刻成赤裸的人形,在上面泼上领主大人身上放出的血液,掺入黑色的千叶茑萝汁液,再滴入取自那头饮下费雯丽毒蟒血液的猡莎兽的血液,最终让温暖的室温将冰块融化,就得到一件黑色的人形胶衣。

  这件胶衣略有点小,因为黛丝在雕刻冰人的时候特意雕得小了一号,所以穿在若尔娜身上,绷得紧紧的,让若尔娜连呼吸都有些困难。黑色胶衣的胯下开有两个洞口,正对应着若尔娜的阴户和后庭,现在,两个洞里都被占用了——后庭里插着一根血胶制成的假鸡巴,形状跟领主大人的那根异常相似,直没至根,一条马尾露在外面就好像仙女龙长了一条马尾一样;阴道里则塞着一个橄榄球,内胆用血胶制成,外皮用猡莎兽皮缝制,疙疙瘩瘩的还有无数短短的刚毛,被若尔娜的淫水沾染得湿成一团。与胶衣配套的头罩是黛丝精心制作的,黑色的皮具覆盖住若尔娜的面部,看起来就像是马的笼头,血胶制成的软嚼子叼在若尔娜檀口之中,她的头顶还有一根鸵鸟羽毛迎风摇曳,就像是圣弗朗西斯科帝国皇家仪仗队的宝马一样。若尔娜的手脚上,则套着黑色漆皮特制的皮靴,样子跟马蹄非常相似,还有又细又高的高跟,穿起来后,若尔娜基本就只有两只脚尖点地,跟跳芭蕾舞时的歌坦妮有得一拼。

  黛丝自己不会飞行,但是若尔娜可是有天赋龙翔术的,载着黛丝在天空中飞得倒也似模似样,疾若奔马。当她们飞过策马狂奔的人类轻骑兵时,黛丝轻巧地甩甩手腕,一片蛛网撒下,就得掀翻一小片人马。坚韧的蛛丝让倒地的轻骑兵完全无法挣脱,只能茫然地看着地面上追来的比蒙越来越近。

  当龙卷风佣兵团的队伍远远地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加图索团长也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在安排佣兵们组成防御阵型的同时,也派出了手头的空骑兵——庞贝帝国援助的骏鹰骑兵。

  黛丝和若尔娜好歹也在人类帝国游学了百十来年,一看到对面来势汹汹的一串黑影,黛丝心里就摸到了他们的跟脚。

  庞贝帝国不比圣弗朗西斯科帝国有一位龙骑士坐镇,为了进行战略上的对抗,庞贝骏鹰骑兵每人都装备了一匣破魔弩箭。这种极度难以制作的破魔弩箭上面有庞贝帝国的炼金魔法师特制的魔法阵,拥有可怕的「湮甲」力量,完全可以保证弩箭象撕裂羊皮一样破开坚硬的龙鳞。而且弩箭镞上还浸染过幼体人面蜘蛛的毒腺,越是幼小的毒物毒性越是猛烈,人面蜘蛛的毒性不但凶悍,而且还带有强烈的晕眩效果——这完全不符合骑士精神。不过为了对付魔法免疫鳞甲如铁的龙骑士,庞贝帝国如果有可能,再不骑士精神一万倍也愿意。

  面对着单骑而来的黛丝,骏鹰骑兵们都笑了,他们很有骑士精神地换下了破魔弩箭,换上了普通的弩箭——主要还是破魔弩箭太贵了。在连环弩筒的威力下,就算普通的弩箭在五十步之内也是能够穿透空骑兵配备的轻型铠甲的。更何况,在他们身后,遥遥地传来一声龙吟。骏鹰骑兵们可不想把虐杀美女的乐趣交给怜香惜玉的龙骑士,于是纷纷拍打坐骑围了上去,打算进入五十步射距后就抢先开火。

  然而他们小看了翡冷翠的半边天。只见黛丝背后八只纤手一阵狂舞,像是拨弄着无形的竖琴,又像是调弄着透明的织机,最后齐齐一兜,拢在胸前,猛地一扯,像是撒下了渔网的渔民收获鱼虾一般。

  「什么?啊……」这群兵痞们还在摸不着头脑,就失去了平衡,在乱七八糟的大叫中,被空气中一道看不见的巨网搂成一团,挤挤挨挨,动弹不得。如果是在平地上,这样倒也无伤大雅,可惜这是高空。骏鹰尖叫着,试图拍打翅膀,可惜连展开翅膀的空间都没有。一群汉子和他们挚爱的坐骑尖叫着,自由落体,然后「pia」地拍在地上。

  黛丝打眼一扫,就知道这群家伙废掉了。如果在平地上被这群使用连环弩筒配备破魔弩箭的精锐士兵围住,黛丝还得纠缠一番才能脱身,搞不好还得吃点亏。
  但是在高空中狭路相逢,这群倒霉孩子怎么可能斗得过上万岁的老不死?刚进入比蒙王国没两天,就再也不用离开了。黛丝还挥挥套在手腕上的精巧皮鞭,头也不回地反手抽在若尔娜圆润的屁股上,手提缰绳,止住了她的飞行,降低高度,然后用「七度金」戒指把地上那团肉泥来了个大卷包,完事后,才慢条斯理地升上天空,迎向飞临的黑影。

  一头金色的巨龙,由远及近,伴随着高傲的龙吟出现在了黛丝和若尔娜面前。
  这头巨龙通体金光灿烂,就象是太阳帝波罗所有的光辉都集中到了它的身上,额角茈须,鳞甲灿烂,可怕而又巨大的肉翼就象飓风在整个空中挥舞着。好一头威武的金龙!

  一位银盔银甲的人类骑士端坐在龙鞍上,一杆七刃龙枪斜架龙背之上,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凝视着威风凛凛的黛丝。

  一位骑着羽翼雪白,硕大无伦的飞马骑士也紧跟其后出现在了龙骑士的身畔。
  这只飞马的脑门还生着一只螺旋状的独角,一股圣洁的气息缤纷散落。
  两位人类骑士的银盔胜雪。胸甲上印着一面金色的棕榈叶。他们的面庞英俊高贵,披风猎猎,如同传说和神话中走出为民除恶的翩翩王子。他们打量黛丝的目光中,满是审慎。

  对面骑着不知什么飞行坐骑的比蒙竟然有八只手臂,看得他们浑身发毛,不过据说比蒙都是类人的野兽,身上或多或少都会留下一些非人的特征,这个比蒙或许跟蜘蛛有些关系吧。不论对方是什么人,短短一个照面解决了二十名骏鹰骑兵的实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有趣,竟然是闪电系的黄金巨龙。」黛丝通过「偶断丝连」和「翡翠之梦」
  形成的心灵感应跟若尔娜无声地交谈。

  「主人你看他们胸前的纹章,是圣保罗教的金棕榈骑士团。小心别把咱们在翡冷翠的消息泄露出去了……」

  「淫乱的牝马也要教主人怎么做事吗?闭嘴,老老实实当好你的坐骑!」黛丝反手朝若尔娜的屁股上抽了一鞭,插在马镫中的双脚也一蹬,用靴尖在若尔娜垂下的双乳上踹了一脚。

  若尔娜一声娇哼,不出声了。

  「两位圣骑士不远千里来到比蒙王国,不知有何贵干?」黛丝抢先开口了。
  「导师和我乃是为了播撒圣子的荣光而来,异教徒!」骑着羽翼飞马的圣骑士抢在龙骑士前面吼道。

  「正是如此。我是圣骑士兰帕德,这位是我的学徒,圣骑士托马西,我们代表文明世界,来比蒙王国播撒圣子的荣光,帮助苦难的比蒙脱离愚昧。」龙骑士道,满脸的正气凛然,这种人要么就是心机深沉的影帝级演员,要么就是真的信了他说的那套歪理的「圣人」。

  黛丝对于这种人,黛丝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你们已经侵犯比蒙王国领空,我『骑』奉命击落你『骑』!」黛丝大吼一句,猛然挥动八条手臂,甩出八柄飞刀!霎那间天空中像是绽开一朵蟹爪兰,八道银光从八个角度直取兰帕德!

  兰帕德身为效力教廷的龙骑士,身手自然不凡。只见他浑身金黄色斗气一鼓,胯下黄金巨龙一股「闪电龙炎」脱口而出,直迎上飞射而来的银光。另一边的托马西圣骑士抽出宝剑,策动羽翼飞马飞奔而来。

  黛丝眼角忽然闪过一道奸诈的光芒。她是到了翡冷翠,才跟领主大人学习的掷飞刀。用领主大人的话说,有八条膀子的黛丝,天生就是「八臂罗汉」,不使暗器都对不起这个天赋!然而黛丝毕竟不是战士,再怎么学习,水平也是有限。
  可是黛丝自然也有她的办法。

  只见黛丝手指一搂,八把已经甩出去的飞刀纷纷像是被无形的线提了一把,纷纷扭出一个诡异的弧度,避开了龙息不说,去势还加快了几分,直奔托马西和胯下的羽翼飞马!

  羽翼飞马的螺旋状独角瞬间爆发出了一道透明的晶障,银闪闪的飞刀和晶障一起变成了碎片。这片晶障就象一块块碎裂的玻璃,居然发出了很清脆的响声。
  托马西顿时一脸冷汗,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嫩了些,多亏这匹老爸做了好多奉献才承蒙教皇大人颁封的高阶魔兽坐骑帮自己挡了灾。

  羽翼飞马是罕见的水晶系高阶魔兽,像独角兽一样,对危险的感觉最敏锐。
  然而托马西还是小看了黛丝的老辣。在八把飞刀撞上水晶壁障的一刹那,她的手指又微微拨动了一下,其中的四把顿时去势一缓,待晶障连同飞刀一起碎裂之时,这四把才姗姗来迟,穿过晶莹的碎片,直扎向托马西和羽翼飞马。

  一把飞偏了,带飞了两片羽毛;一把角度不对,被托马西的附魔铠甲崩飞了;
  余下的两把则扎在了羽翼飞马身上,一把在肩胛,一把在后腿,入肉也不算深。

  黛丝悻悻地撇撇嘴,觉得自己果然没有客串盗贼的天赋,这么大的目标,还只是扎中了两刀,25% 的上靶率。至于黄金巨龙吐出的烈焰,她只是弹弹手指,空中便浮现出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将其尽数拦下,然后如同春闺梦里人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阁下的手段不过如此。」托马西放着话,把坐骑肩上的那把飞刀拔了出来,在伤口中,有银色的血液汩汩流出,但是对于高阶魔兽而言,这点伤完全不是问题。

  「是吗?」黛丝问道。

  羽翼飞马一个趔趄。这个趔趄是这么得突然,以至于托马西差点没坐稳。他连忙看向羽翼飞马的伤口,刀伤明明不深,伤口的位置也并非要害,而且血液也停止流淌,开始凝固了。

  羽翼飞马又是一个趔趄,扑扇的羽翼开始变慢,不论托马西怎么用靴跟的尖刺扎马腹,下降的趋势是越来越明显。

  黛丝既然原形是蜘蛛,又怎么会忘了在武器上淬毒?她的飞刀上不单有人面蜘蛛的眩晕性剧毒以及费雯丽毒蟒的毒液,更致命的是涂上了饮用了费雯丽毒蟒胆汁的猡莎兽的尿液!羽翼飞马伤口血液凝固并非源于其强大的自疗能力,而是毒液中超强悍的凝血酶,这可是连巨龙也无法免疫的物理系剧毒!身中三种剧毒还没有当场坠毁,只能说羽翼飞马这种水晶系高阶魔兽果然坚挺。

  「卑鄙,你竟然用毒?!」端坐在龙鞍上的兰帕德圣骑士看着徒弟和坐骑坠落在地,目眦欲裂,大吼着。

  「你入侵比蒙王国,也不打听打听?老娘可是思百德蜘蛛族比蒙,人称『织毒传家』,用毒就像你用剑一样,有什么卑鄙的!」黛丝眼珠一转,就编出了一句瞎话。

  若尔娜闻言,心想:主人原来从不撒谎的啊,这才认识了那个荒唐领主几天,就被带坏了。

  兰帕德沉默了一会儿,举起了手中的龙枪,驾着黄金巨龙直冲而来。

  「就算如此,我今天也不可能放过你。毒也好,别的也好,有什么伎俩,尽管使出来吧!」

  「来得好!驾!」黛丝反手一记马鞭,驾着若尔娜迎面而去!

  本来双方之间距离就不大,在黄金巨龙和若尔娜相对冲锋中,黛丝和兰帕德眨眼间便撞在一起。黄金巨龙迎面劈头盖脸的就是「闪电龙炎」。

  这一瞬间,能做的事情并不多。若尔娜忽然做了个动作,如果她真是马,那这个动作就叫人立而起,可是她是仙女龙,便只能说是站起来,迎上了龙息。兰帕德直起身,提起龙枪怒刺而黛丝胯下那头奇异的坐骑。枪尖穿过龙息的掩蔽,快若奔雷,真得是防不胜防,谁知他眼前一花,对方竟然消失不见了。

  兰帕德也是久经战阵,立马提起斗气,护住全身,握住龙枪的右手悄悄松开挪向鞍旁固定的剑柄,准备对方现身偷袭的一刹那拔剑挥斩。

  然而兰帕德又失算了。他眼角忽然一片花白,剑挥出一半却陷入了棉花一样,混不着力,霎那间便被这白花花的玩意跟胯下的巨龙捆在一起。正是黛丝最擅长的极效蛛网术!黛丝和若尔娜心意相通,借着龙息遮住双方视线的一刹那,瞬移到黄金巨龙和兰帕德的侧面,瞬发出的大网把黄金巨龙的身子和翅膀连同背上的圣骑士,整个包了粽子!

  就算是黄金巨龙,想要飞起来也是要挥舞翅膀的。被袭击的瞬间慌乱之下,挣脱不开,一人一龙就像一块石头一样直直坠落。

  「哈塞尔巴因克,用龙息烧掉它!」半空中,传来了兰帕德骑士闷声闷气的命令,黄金巨龙才反应过来,在空中翻滚着,超自己身上的巨型蛛网狂喷龙息,好不容易才挣脱了双翼,调整身姿然后用力拍打,然而因为挣脱过程消耗了太多时间,黄金巨龙最后还是「轰」的一声坠落在地,声势浩大得如同流星陨落。
  黛丝见好就收,能够连阴两个人类圣骑士都是占了空战的便宜,落到地面上作战的话,一个仙女龙加一个古典主义超阶魔兽,不见得能在两个高阶圣骑士以及随时可能驰援而来的人类中讨到好。

  黛丝摸摸若尔娜的头,扭头向翡冷翠飞去。

       ******我是快进的分割线******

  长话短说,翡冷翠强大的武力让傲慢的人类侵略者狠狠吃了一个大亏,骏鹰骑兵全军覆没,步兵损失严重,弓箭手被援助翡冷翠的神箭哲琴打消了气焰,一百名前来为张伯伦亲王猎艳的白银基座战士统统折戟沉沙,收拢的轻骑兵十不存一,就连跟狼骑兵打个照面的勇气都没有。就连兰帕德龙骑士,也败落在翡冷翠领主手下,不过他正直的品格很是打动了刘震撼的心,成为了侵略者中难得的给刘震撼留下好印象的特例。

  仗打到这个程度,就已经很棘手了,但是加图索团长已经把家族的命运寄托在此次侵掠行动上了,自然不能就此认输。他提出要麾下的风系魔导士和刘震撼单挑,如果他输了,就自愿向翡冷翠投降。

  自大的老刘仗着避风龙珠的风系免疫效果,打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如意算盘,答应了对方。

  风系大魔导士掏出了一个非常陈旧的魔法卷轴,上面的皱纹几乎不比他的脸少。漫长的吟唱开始了。众多的香料在法杖的挥舞下,开始弥散。一股强烈的魔法波动在四周荡漾着。

  黛丝感受到魔法卷轴上晦涩的元素波动时,便皱住了眉头,随着魔法的吟诵,眉头越皱越深,直到咒语的第一句结束,黛丝猛地变了脸色。

  「中计了!所有人,立即支援领主大人!僧侣,准备治疗!娜娜,咱们过去!」
  黛丝顾不上解释,长腿一抡,跨在若尔娜的背上,两人直接瞬移了出去。
  魔导士的魔法终于收工了。吐出了一大口浊黑色的鲜血之后,魔导士缓缓平伸出了手。手中的法杖炸成了粉碎,撕成两半的卷轴忽然燃烧了起来。

  时间忽然停止了流动。老刘脸上摆着一副死撑出来的豪迈表情,僵立当场,原本在寒风中傲立的胸毛也成了冰雕一般一动不动。海伦坚持要躲在老刘的背后,飘逸的红发像是凝固在透明的琥珀中一般,脸上还是一副小女人的幸福模样。
  「爱恩思坦的指间风!」黛丝大喊道。若尔娜毕竟还是年轻,一次瞬移的半径只有短短的三十码,即使若尔娜使出了最高的频率,她们还是迟到了。

  「宰了他们!」加图索丝毫重诺的高贵品质,对着麾下的魔法师们大吼。
  火系魔法师撕开了卷轴,将「地火焚城」的禁咒投向士兵倾巢出动的红土高坡,这个狡猾的火系魔法师早就在偷偷地念诵咒语,利用「爱恩思坦的指间风」
  这道传奇魔法的元素波动掩盖了这个小规模战术禁咒的元素波动。另外一个魔法师则挥动空间装备,掷出四尊钢铁魔偶「剪刀手爱德华」。如果说骏鹰骑兵的助拳还不能说明庞贝帝国对于龙卷风佣兵团的立场的话,那么这倾尽全国也只有十六尊的钢铁魔偶,一下子有四分之一出现在这里,就让事态清晰得不能再清晰了。

  紧跟着魔偶的,是佣兵们的冲锋。

  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翡冷翠的实力。四尊剪刀手爱德华被刘震撼当年和海伦
  漂洋过海偶遇远东旅人时从福克森·徐这个倒霉鬼手里夺来的斋殆金人砸成了废
  铁;愣头愣脑冲过来的基头座龙被海伦的科摩多战争巨兽迎头撞上,晕头晕脑地

  趴在了原地;挥刀舞剑冲锋的佣兵们则迎头遭到了前来救驾的翡冷翠民兵们的热
  烈欢迎,这群魔武双修的民兵们一个个甩出了压箱底的杀手锏水元素触手,把身边逮到的一切都甩了过来,竹枪、匕首、飞斧、石块,瓢泼大雨也似,在这群比野兽更野兽的民兵手里,堪比床弩和投石机发射出的弩矢和石弹,在人群中掀起了一片血雨。

  佣兵们立马崩溃了,就连加图索团长以及三位魔法师,都忙不迭地在亲卫队的护卫下,扭头就跑。

  可惜他们就算抛下了所有下属,仍然没能或者回到老家。

  他们和翡冷翠追兵的遭遇,是蛮荒古道上一个很不起眼的丘陵过后发生的事。
  这里空旷宁静,低矮的荒草丛生,唯一象样的植物就是枯黄的乔木和浆果灌木丛。

  荒原上处处可见的石头神像在这里东倒西歪。高高矮矮的石头神像上缠满了已经枯萎的野葡萄藤,一片萧索破败。

  草窠之中,不知被谁布下了阴险的绊马索,坚韧地不像话的绊马索甚至同时绊倒了十数匹载着全副武装的骑士全速逃亡的强壮战马。加图索团长眼见情况有变,赶紧挥手止住了队伍。他看见了前方道路中俏丽的美人,黑发盘成精巧的妇人髻,一身半遮半透的纱裙,背后两枚美丽的贝壳,正是此次掠夺的目标之一,加图索还记得她的身份,远东海族,翡冷翠的领主夫人,凝玉。

  凝玉温婉地一福,挥挥手,周围的景物便一阵扭曲,像是拉开了一张无形的大幕一般。在她的身后,是一只硕大的蜘蛛,上身是一个女人的样子,身着古老的维多利亚风格礼服和头饰,她的腿则由柔软的血肉组成而非外骨骼,所以不像任何一种昆虫的腿而更像丰满女人的腿,黑色长袜覆盖了她的小腿,上面装饰着复杂的金色恶魔图案。而在队伍的两侧,则密密麻麻地站满了武装到屁眼的雄伟战士,他们的战斗力在之前给所有人类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加图索和托马西父子也不知道眼前这个蜘蛛究竟是什
  么魔兽,但是光是外形以及独当一面的姿态,就已经表明了她的强大。
  托马西圣骑士环顾一圈,很软蛋地回头瞅向了他们的来路。神力无敌的翡冷翠领主领着圣殿骑士们堵在了那里。

  托马西圣骑士咽了一口唾沫。

  「宰了他们!」同样的话语,这次却是出自老刘口中。

  刀光闪亮,鲜血纷飞。

  这群侵略者余孽之所以这样干脆地落入翡冷翠的埋伏中,还是多亏了黛丝。
  确实,黛丝不善于战斗,她几乎没有可以直接杀伤的魔法,先前与兰帕德师徒在空中遭遇,也仅仅是自保而已,唯一的战绩还是用淬毒飞刀得到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她的无用。正相反,年龄高达上万年还掌握了人形形态的超阶魔兽,必然有一手自保的绝技,绝对不可以以常理论之。

  当翡冷翠开始追击溃散的人类逃兵时,黛丝就不惜魔力,使出了让所有人震惊的魔法「逐丝带影」。逐浪丝阴去,迎风带影来。使出这一记魔法后,有限的视野就再也不是她的羁绊了。对于她而言,空间化了为一张无限巨大的蛛网,而她就是盘踞在阴影中的捕食者,每一根丝线上的扰动,都能被她清晰地分辨出来,不论猎物的大小还是多少,都无法阻止她的追踪。正是凭借着这种单方面透明的战场信息,这群翡冷翠的精兵牢牢地咬住了这支逃亡的队伍。

  翡冷翠的飞行力量奇缺,追击这些骑马的人类很是困难。黛丝便又露了一手。
  她喝下一滴元素之泉,补满全部魔力后,变回原形「红斑球腹人面蛛」,这也是她头一次在翡冷翠众人面前展露原形。接着,她用七度金空间戒指将民兵们收纳起来,然后使出了另一招绝技——「蛛丝马迹」。一根蛛丝自空中不可见处垂下,黛丝便沿着蛛丝逆行而上,消失在半空中。转瞬之间,黛丝顺着蛛丝滑下时,已经出现在数百里之外的荒原之中了,在这里,她释放出伏兵,利用凝玉的幻术,布下了天罗地网一般的伏击阵地。

  「我……我可以开放通往海加尔圣山的道路,我还可以跟比蒙帝国通商!只要放过我和我儿子,丹泽家族掌握多洛特后,就能……」加图索团长果然老奸巨猾,看到手下不到百人的亲卫队死的死降的降,立马就抛出了诱人的条件,跟夏尔巴家族抛出的也如出一辙。比蒙的那点需求,早就被这群人类摸透了。在红土高坡放了一把大火的火系魔法师在看到两个同行被老刘砍瓜切菜一般杀了时,也顺着加图索的话跪地求饶了。

  「能先问您一个问题吗?亲爱的加图索团长,你和你儿子,谁的武技更厉害一点?」刘震撼把剑戳在地里,似乎打算放过他们了。

  「我的儿子是圣骑士,当然比我厉害。」加图索团长张了张嘴,赶紧又说道,「不过……」

  「太感谢您了。」刘震撼礼貌地致谢,然后一剑砍翻了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
  一个跨步,刘震撼又站到了托马西圣骑士的坐骑前。

  「您的遗言。」老刘看着托马西骑士,吸了吸鼻子。虽然因为逃亡而狼狈不堪,可骑在马上的圣骑士还是那么的英俊潇洒,这不由得让老刘一阵嫉妒。
  「您有没有听过『神圣诅咒』?」托马西圣骑士颤声说道。

  「我可是博学的祭祀,当然听过。我们比蒙的圣殿骑士也有这个类似的噱头。」
  刘震撼微笑了一下,只是这个表情在他做来,怎么看都有些狰狞。

  「既然你知道每一个受洗过的人类圣骑士被杀死,他的对手都有可能遭受『神圣诅咒』,那你干脆放了我吧?好不好?我求你了!我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的钱!」圣骑士的语调里充满了低声下气。

  「看到这个了没有?」刘震撼抬起了左手,掂着脚够到了圣骑士的眼睛前。
  他的拇指上一个玉扳指,中指是一枚花纹复杂的铁指,指尖锐利,上面有一个狰狞的面具和黑昙花纹。托马西圣骑士的眼睛顿时收紧了。他知道,这是他的导师,龙骑士兰帕德奉教廷命令而镇守的「死亡领主的戒指」,万年前魔族入侵时,被击杀的死亡领主的遗物之一,据说其中蕴藏的邪恶力量可以为把被使用者杀害的死者召唤为戒灵供其驱策。

  「我们比蒙圣殿骑士的『战祸诅咒』发作几率据说是十万分之一,您的『神圣诅咒』也应该差不多吧?哈哈……」刘震撼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您的飞马已经上天堂了。虽然并非我亲手杀死,但是它既然和您有着魔法契约的关系,想必也很乐意来陪一陪您。我很荣幸,您这位飞马圣骑士将成为我的戒灵骑士。」
  「戒灵的限制是非常严格,每一次只能拥有一位。如果没有强大的存在替换您,您的地位牢不可摧。」领主大人抬起了手中的维京重剑,想了想,又问道:「请问您准备好了没有?」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你心爱的人将会成为最下贱的婊子!你……」托马西圣骑士的话音戛然而止。

  刘震撼冷笑了两声,从托马西圣骑士的胸膛里抽出重剑,将剑刃上的血珠吹到了「死亡领主戒指」上面的面具漆黑的眼洞上。一道漆黑色的轻烟从戒指的面具上飘起,一个狰狞的骷髅头袅袅地带着若有若无的狞笑,有灵性一般飘进了直挺挺骑在马背上的托马西圣骑士的鼻孔中。「咯咯」几声裂响,圣骑士体表上的石肤忽然龟裂,慢慢地消失了。

  托马西圣骑士的身体首先象充气一样鼓胀,然后又迅速地收缩,最后快速地干瘪。一阵阵「扑哧扑哧」的漏气声传来,红色的血雾从圣骑士的毛孔中弥散着,带着强烈的腐味。英俊的圣骑士的脸立刻变成了一副黑色的炭化木乃伊状,深褐色的皮肤干燥而枯焦,眼眶深陷,眼球已经不见了,成了一团干瘪的黑弩。他原本金色的头也变成了灰白色,仿佛是在一瞬间衰老。

  「我靠!」不但几个大美女吓了一跳,就连刘震撼也吓了一跳。

  一匹羽翼飞马也从一个漆黑色的结界中跨出,除了长长的鬃毛之外,浑身上下的皮肤也如同圣骑士一般干瘪可憎。一对洁白的翅膀也变成了灰白色,看上去就象个蹩脚的杂交货色。

  已经成为戒灵骑士的托马西手抚着自己的剑,单膝跪在了刘震撼的面前,肩膀剧烈抖动着。

  看得旁边几个大美女一阵毛骨悚然。

  刘震撼挥了挥手,一人一马立刻被一圈闪着黑色昙花纹的元素光晕笼罩住了。
  波动的光晕迅速没入了戒指之中。

  「戒灵和没有思想的死灵是两码事。原来戒灵是可以保持前生的思想的,得是却又无法违抗我的命令,永远被禁锢和奴役,永远被痛苦所煎熬。『死亡领主的戒指』实在是一件狠毒到家的魔法器皿。」刘震撼低头仔细端详着手指上的这枚皇冠泪滴形的戒指。这个戒指的两个变幻形态让他很满意。

  「别动……」凝玉关切地走上前来,帮老刘抹了抹眉心。那里有一团黑点在闪烁不定。

  凝玉抹了几遍,怎么抹也抹不去。凝玉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手指。

  「该死!『黑色的夜给你黑色的命运,轮盘之中的黑星将带给你屠戮之后的惊喜』,这是『神圣诅咒』发作的前兆!以前就跟你说过不要老是拿诅咒开玩笑!」
  黛丝在旁边楞了一楞,忽然一声惊呼。

  她的话里有一丝幸灾乐祸。

  海伦也张大了嘴,美丽的脸上挂满了不可置信。

  刘震撼忽然没心没肺地笑了,说:「我的老婆早就已经是最下贱的婊子了,标准的千人骑、万人跨,是吧?凝玉?海伦?艾薇尔?这么诅咒我,简直是瞎了他的狗眼!」

  凝玉掩着小嘴浅浅一笑,海伦给了老刘一个半磅重的媚眼。被民兵们五花大绑的火系法师全程旁观,被这棵「秋天的菠菜」波及,身子立马酥了半边。
  刘震撼忽然皱了眉头看了一圈,又看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

  「哎,艾薇尔呢?她不是嚷嚷着要过来的么,人呢?」

               (待续)

  ***********************************
  战争赶紧过去吧,这样我才好开始写肉戏嘛。要娼盛不要战争,估计这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心愿吧。

  前面有网友留言说改得乱七八糟,对于我这个新人来说确实有些打击啦,不过我还是会这么做下去的。我没觉得自己哪里改得不对啊,所有的设定都是基于《兽血》原有设定来的,风格也忠于原著,也没有大杀四方的金手指,个人感觉还是不错的,嗯。有什么想法的话,欢迎指教~

  如果喜欢,还请留下点建议啥的,这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感谢~

上一篇:●黑星女侠05 下一篇:淫术炼金士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