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县二中】(之一:第一次尝到女人滋味)



  1998年8月,我小学毕业升初中,按就近原则分配到了县二中的初一四
班。我本来就不太爱学习,四年级的时候我妈和我爸离婚,我被判给我妈,一年
里跟着我妈搬了五次家,其他生活更是乱七八糟,就更没有学习的兴趣,凑凑合
合混到了小学毕业。到了升初中这个节骨眼上我妈正好找了个男人结婚,就是我
后爸,我和我后爸互相看不对眼,我妈也管不了,只要我不生事,学习什么的无
所谓。所以从上初中开始我就是班里倒数的几名之一。我们班主任是个二十八九
岁的女人,姓郑叫郑美兰。她一开始觉得我脑子还算好使,还有救,还找找我家
里,后来摸清楚了我家的情况,也就懒得再管了,和我妈一样,只要我不生事就
行。
  班里和我情况相近的还有几个,其中一个叫刘玉杰,他爸因为打伤了人当时
正在坐牢,他妈从他爸坐牢以后就和他爸离婚了,他跟爷爷奶奶住一起,从小和
他表哥最好。他表哥是开汽修店的,和社会上的人走得很近,所以刘玉杰也认识
一些人。另一个叫李硕,他也是单亲家庭,和他妈一起过,长得身高马大,脾气
暴,从小就好打架。还有一个叫马健,他父母在外地做生意,一年难得回来几次,
平时给他钱给得很大方,就因为这个,经常有校外的人找他要钱,要不出钱来就
打他,为了这个,他后来就主动和刘玉杰接近,想让刘玉杰罩着他。
  我一开始是和李硕玩,因为李硕他妈和我妈关系不错。后来李硕和刘玉杰因
为都认识刘玉杰表哥的缘故,走得比较近,我也跟着一起开始和刘玉杰玩,再加
上马健,就这样,在1999年上半年,也就是初一下半学期的这段时间里,我、
刘玉杰、李硕、马健渐渐形成了一个四人的小团伙。平时的主要活动就是上课睡
觉,看小说,没事干欺负欺负班里几个比较老实的学生。放学之后去刘玉杰家或
是马健家里玩游戏机,看录象,再就是跟着刘玉杰去其他一些比较熟的小混混那
里玩牌,主要是一些职高生。最后就是打架,一般是校外或者其他学校的小混混
叫刘玉杰,刘玉杰再叫上我们,到约好的地方,我们尽量站到后面,也就是跟着
喊喊,真打起来之后看看势头不对就赶紧跑。事后有时能混顿饭店,或者混点红
包,其他也就没什么了。
  班主任和其他科任老师对我们这几个人基本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把我们
四个都调到了最后一排坐,只要不影响他们上课就行。用现在的话说是我们彼此
之间都有一种默契。真正让事情起变化的是初二开学后的一件事。初二开学之后,
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叫赵小莉,是从县实验中学转来的。我们都不认识她,但
是她来第一天上课那天,打眼一看就看出来这个女的不是什么正经念书来的,因
为她一点都不紧张,一米五几的个头,站在郑美兰旁边嘴角笑嘻嘻的,提着书包
身体轻轻的扭来扭去。我当时和李硕坐同桌,就跟李硕说,这女的真他妈骚。李
硕嘿嘿一笑,说:欠操。
  其实我们那个时候都还没有过女人的经验,虽然在马健家里我们看过毛片,
知道女人是怎么一回事,但还只限于嘴上过过瘾。而且赵小莉说实话长得很一般,
不光个不高,而且身材还有点圆,皮肤也不是特别白,所以我和李硕看着郑美兰
让赵小莉坐到了第三排靠窗的位置上,然后开始上课,就没兴趣再看她了,从课
桌里拿出漫画来开始看漫画。
  那天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我正好看完一本漫画,漫画的下一册在刘玉杰那里,
我抬起头来想找刘玉杰换书,结果意外地看见刘玉杰正站在赵小莉课桌边和赵小
莉说话。我捅捅李硕,朝刘玉杰那边指了指,李硕看见之后也觉得挺意外,自言
自语说了句:他们认识?
  我说:你也不知道?
  李硕摇了摇头,说:一会儿问问他。
  我们想等刘玉杰说完话然后问他,但是刘玉杰一直在那里和赵小莉说个没完,
一直说到了第二节课上课,好不容易下了第二节课,做完课间操以后,我们一起
躲到教学楼后面的角落里抽烟,这个时候才有空问刘玉杰。刘玉杰告诉我们,他
以前在别的地方见过几次赵小莉,这女的确实是个骚货,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让
我们这里一个叫大烂包的混混给开了,后来跟过好几个男的,但是一直没有混起
来,这次转到我们这里来是因为在原来的实验中学跟一个叫二毛的女生抢男朋友,
让二毛给打了一顿,不敢再在那边混了,所以家里托人转到了我们这边来,本来
想找个清静,没想到还有认识的熟人在。
  我们听刘玉杰说完之后哦了一声,算是知道了,也没把这个事放在心上,抽
完烟就回教室了,继续干我们该干的事,之后的几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赵
小莉可能是因为在新班级只认识刘玉杰的缘故,一下课很少和别的女生玩,总来
找刘玉杰说话,和我们也渐渐熟了起来。
  赵小莉转过来之后的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五下午是大扫除时间。一般这个时间
我们都会找个地方躲起来抽烟或者玩牌,生活委员根本不敢给我们安排劳动。我
们在操场篮球架下面玩了一会儿,刘玉杰说要去教学楼里上个厕所,起身走了,
我们在篮球架下面等了半天也没见他回来,这个时候大扫除已经快完了,因为扫
除后还有一节自习课,我们只好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教室。我们的教室在教学楼
二层,刚上二层我们就见一伙人像苍蝇一样轰地散开,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刘玉杰在人群中朝我们走过来。李硕骂了一句:你他妈掉
到坑里了?这么长时间!刘玉杰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把手指头放到嘴边嘘了一
声,说:别说废话,赶紧跟我走。这是他平时有事的时候才会有的表情。这时我
才看见赵小莉跟在他后面,脸上一副丧气,我心里想坏了,这骚货把我们拉下水
了。马健和李硕还在问刘玉杰怎么了怎么了,我赶紧跟他们说别说了,快回教室。
  回到教室以后,赵小莉坐到她的位子上靠着窗台一言不发,我、刘玉杰、李
硕、马健坐到教室后面放扫帚的角落里。刘玉杰告诉我们,刚才赵小莉去厕所洗
墩布,不小心把水溅到一班的一个叫庞丽的女生身上了,庞丽是我们初二这一年
级女生里混得最好的,比大多数男的都混得油。本来赵小莉新来乍到,不想惹事,
马上就给庞丽道歉,没想到庞丽不依不饶,非要赵小莉给她舔干净。赵小莉自己
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甩开了和庞丽对骂,正好被刘玉杰碰上,他知道庞丽混得好,
怕赵小莉吃亏,就赶紧过去给庞丽说情。正好庞丽的几个朋友过来看出了什么事,
好死不死二毛就在里面,她今天下午逃课来找庞丽玩,她认出赵小莉来,当时就
眼红了,冲上来就打赵小莉,其他人也围上来一起动手,刘玉杰本能地一拉,结
果也是寸劲,把二毛的指甲给碰断了。二毛疼得嗷嗷叫,正好这个时候教导主任
来查卫生,那几个女的赶紧散了,但是临走前撂下话:一会儿放学之后,要叫赵
小莉和刘玉杰都见红。
  我还没来及说话,李硕就骂了起来:操你妈你惹的这叫啥事,叫你再招惹那
个骚货。他声音大了一点,班里人都往这边看过来,我赶紧嘘了一声李硕,然后
问刘玉杰:那你打算怎么办?
  刘玉杰说一会儿放学你们先别走,在教室里跟赵小莉一块儿呆着,我去找找
霞姐。
  霞姐叫赵颖霞,是初三的一个女生,她家在刘玉杰家房后排住,跟刘玉杰挺
熟,跟学校里的这些女混混也都认识。我想了想也只能这样。这时候马健看了看
手表,说还剩半小时,你赶紧去吧。刘玉杰点了点头,推开教室后门,左右看看
没人,就弯着腰溜了出去。马健马上把门带上,我们对视一眼,又看看靠在窗台
上一动不动的赵小莉,小声骂了一句真鸡巴操蛋。
  过了一会儿下课了,教室里的其他人都收拾东西离开了。负责锁门的杨海东
见我们不走,就问了一句,他不敢和别人说话,就觉得我还算好说话,就问我:
王一峰你们不走?
  我说你把钥匙给我们留下,我们一会儿走,锁完门给你把钥匙放门框上。杨
海东哦了一声,过来把钥匙交给我,然后也走了。
  这时候教室里就剩下我、李硕、马健和赵小莉四个人,我们谁也不想和赵小
莉说话。过了一会儿,我见刘玉杰还不回来,就出了教室到楼道里想透透气。从
我们教室这条楼道隔着窗户能直接看见校门口,我刚一出教室就远远看见校门口
黑压压堵了一堆人,大部分是女的,领头的是庞丽和二毛,正在和霞姐说着什么,
刘玉杰跟在霞姐后面。过了一会儿,庞丽和二毛都点了点头,霞姐也点了点头,
然后让到一边,庞丽和二毛走到刘玉杰面前,抬手给了刘玉杰几耳光,二毛又拉
住刘玉杰的头发,把他的头拉低,狠狠拉了几把,嘴里好像大声骂着什么,接着
松开他,刘玉杰直起腰,刚想整整头发,又走过来几个女生,有的打耳光,有的
踢他几脚。这几个女生打完以后,霞姐跟刘玉杰说了句什么,然后回头向教学楼
这边望了一眼,刘玉杰就点点头,离开霞姐身边,朝教学楼这边走过来。
  我知道她们大概是让刘玉杰叫赵小莉出来,正想回教室提醒他们一声,一回
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小莉和李硕、马健都已经出来了。我看了一眼赵小莉,
她的腿在抖,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刘玉杰上楼的声音,
他走到半楼梯,抬头看见我们都在,就跟赵小莉作了个手势,说:下来。赵小莉
就离开我们跟着刘玉杰下了楼。过了一会儿,我从窗户里见赵小莉和刘玉杰一前
一后,朝校门口走过去。校门口的人群骚动起来。
  赵小莉和刘玉杰走到校门口霞姐身边,刘玉杰又躲到了霞姐后面,霞姐对赵
小莉说了几句什么,赵小莉就走到庞丽和二毛面前,说了两句之后弯腰给她们鞠
躬。没想到她刚一弯下腰,二毛就揪住了她的头发,狠狠地往下拽,一边拽一边
骂,赵小莉用手护住头发,这时庞丽从旁边一脚把赵小莉踢倒在地上,但是头发
还拉在二毛手里。几个女生过来踢了赵小莉几脚,踢得赵小莉在地上直打滚,二
毛松开赵小莉的头发,边骂边伸手到裤兜里掏东西,霞姐眼疾手快,一下子把她
的手按在兜里,然后喝斥庞丽赶紧过来抱住二毛,喝斥了几声后庞丽才不甘不愿
地离开赵小莉,和霞姐还有另外一个女生一起按住二毛,把她推推搡搡地拉走了。
人们也跟着一哄而散。
  我们看着人散了,赶紧锁门下楼。等我们来到校门口的时候,人已经散光了,
刘玉杰也已经把赵小莉从地上扶起来了。刘玉杰只挨了几下,倒没什么,赵小莉
身上全是泥和土,头发乱糟糟的,嘴边也有两条血印,我们过来的时候她还在不
停地哭。我问刘玉杰有事没事,刘玉杰说没事,刚才霞姐说了,这就算摆平了。
要不是的话真要出人命了。我看了看赵小莉的样子,说那她这样子咋回家?刘玉
杰说先别回了,今天都跟我回我们家算了,明天再回。
  于是那天晚上我们都睡在刘玉杰家里。他家是钢厂的旧家属楼,只有五十来
平米,他爷爷奶奶睡一间大卧,我们都挤在他自己那一间小屋里说话聊天。赵小
莉在厨房把自己的脏衣服脱下来,换了两件刘玉杰的衣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九月份天气热,因为有赵小莉在,我们一开始都还穿着背心,后来到了十一点,
困得不行了,准备睡觉的时候,赵小莉看出我们热,就跟我们说没事,你们要热
的话就脱背心吧,我啥事没见过,我也热。听她这么说,我们也就不客气了,四
个人都脱光了膀子,李硕个头大,睡客厅的沙发,我、刘玉杰和马健睡客厅地上,
赵小莉睡小屋里刘玉杰的床。那天晚上正好刘玉杰的奶奶出去打通宵麻将了,所
以被子也不是很缺,我们四个人睡在客厅里,脱的只剩一条裤衩,只盖一条毛巾
被或者被单。李硕一会儿就睡着了,打起了呼,刘玉杰和马健也睡着了。我又热,
又嫌李硕吵,横竖睡不着,就起来想尿尿。厕所在门口,中间要路过刘玉杰的房
间,我路过的时候发现房门居然是开着的。虽然说我对赵小莉没什么兴趣,但还
是好奇地往里面瞄了一眼。赵小莉侧躺着,背对门,上半身光光的,下身穿了一
条小裤衩,花样和款式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她白花花的后背直扎眼。我
的心蹦蹦跳了起来,不敢多看,赶紧到厕所里拉下裤衩,发现鸡巴硬硬的,一点
也尿不出来。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才勉强尿出了一点,连冲也没冲,就
赶紧离开厕所,再路过刘玉杰房间门口的时候,我没敢再看,几乎是小跑着回到
了客厅,躺到自己的褥子上,一闭上眼,那个小小的,白白的后背就在我眼前晃。
翻来覆去了很久,这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又醒了,醒来以后我一看客厅上的挂钟才四点多,周围还
是黑糊糊的,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好像什么地方有动静,我开始以为
进了贼,想叫刘玉杰,但是转脸一看,刘玉杰已经不在他的褥子上了。我从地上
爬起来,穿上拖鞋,想去看一下出了什么事。走出客厅就发现,声音是从刘玉杰
的房间传出来的,而且现在也听清楚了,是赵小莉在哭,还有他们小声说话,但
是听不清说的什么。我突然间意识到他们可能在干那件事,身体一下子绷紧了。
回头看了看李硕和马健,他们还在睡,我犹豫了一下,轻手轻脚地挪到刘玉杰房
间门口,探出半个脸往里偷偷瞄了一眼。只见赵小莉浑身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
刘玉杰跪在她屁股后面,抱着她的腰,正在一下一下地操她。我听见的哭其实是
赵小莉在哼哼。刚才上厕所的时候我只看见了赵小莉的后背,这一下我差不多把
她的全身都看清楚了:前面我已经说过,她的身材很一般,屁股不大,但是脱光
了看挺圆,两个奶子明显比我们班上其他大部分还是飞机场的女生要大不少,吊
在胸前一前一后地荡着。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身体像是在反光一样,不像刚才我
看她的后背时那么白,但是看上去有些发亮。
  我的身上热了起来,但是还是不敢多看,他们可能还在兴头上,也没发现我,
我想悄悄挪回去,但是发现腿有点软了。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客厅,躺在褥子
上,横竖睡不着,连声音什么时候没的也不知道。
  最后等我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马健拍我脸让我起床。我嗯了一声,
找到自己的衣服和背心套上。穿裤子的时候才发现裤裆里有些异样,一看才发现
不知什么时候裤衩被弄湿了,不过已经干了,幸好他们没有发现。我穿好衣服,
到厨房洗脸,赵小莉正在厨房喝水,见我进来,给我让开位置。我洗完脸,见赵
小莉正在和他们说话,我特别注意了一下她和刘玉杰,但是他们和平常一样,有
一句没有一句的,一点也看不出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收拾完了以后我们就出了门去上学了,赵小莉的衣服昨天晚上过了一遍水,
早上已经干了,一点也看不出昨天的痕迹来。上午的前两节课,我一直有点恍惚,
连漫画也没看。
  第二节课下了以后是课间操,所有人都急急忙忙往操场走。我正要跟着一起
上操场,忽然有人拉了我一下,我一看是李硕,他朝我招了招手,我不知道他是
什么意思,就走过去问他什么事,他说一会儿再说,然后又把马健和刘玉杰都叫
过来。趁没人注意的工夫,我们从教学楼后面绕过去,溜到了住校生的宿舍区。
宿舍区是两排平房,李硕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我们班的男生宿舍,让我们赶快
进去,然后又赶紧把门拉上。等他把门拉紧,刘玉杰就开口问:啥事这么神神秘
秘的?
  李硕一脸少见的嬉皮笑脸神情,看着刘玉杰说道:老实交代,昨天晚上你干
啥了?
  我一听就意识到,昨天晚上不止我发现了那件事。我转过头看马健,马健也
是一脸淫笑。刘玉杰大概也明白过来了,于是笑了笑说:操逼了,怎么了?
  李硕可能是没想到他交代得这么快,一时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马健反应快,
说:快给咱们说说什么滋味?
  刘玉杰笑着说:滋味?就是舒服嘛。
  我说:你可真行。
  刘玉杰说:哎,就那么回事,又不是我主动的,我上厕所路过,她非让我进
去么。
  李硕这时候反应过来了,说道:那她让你进去你就进去,还是你想。
  我说:进去以后呢?
  刘玉杰说:进去以后就坐着,说话,完了以后她先摸的我,那我还客气啥。
我早跟你们说过那是个骚货,嗯,为了她我还挨了顿打,那么她让我睡一觉那还
不是应该的?
  马健说:那往后我们是不是还得叫她嫂子了?
  刘玉杰说:去去去,谁要她了?跟我没关系。你们谁想操谁操,挺好上的。
  我说:这可是你说的啊。
  刘玉杰说:我说的,怎么了,你等不及了?你等不及你就上,没地方去我家。
行吧?
  李硕笑骂起来:你这人就没意思了,哥几个主要是想听听你说操逼什么滋味?
  刘玉杰说:我给你说不出来,你自己操一回不就知道了?
  这个时候门忽然开了,吓了我们一跳,一看,原来是我们班的一个叫杨志的
住校生回来拿东西,这时候课间操已经散了。杨志开门看见我们,也吓了一跳,
赶紧退出去了。我们也没了聊的兴致,就抽起烟来,抽完烟出去继续上课。
  转天下午我来上课的时候,一进教室就看见马健坐在赵小莉旁边的坐位上,
嬉皮笑脸地在和赵小莉说话,赵小莉看上去似乎也不讨厌他,左胳膊肘杵在课桌
上,头偏支在左手上,笑看着马健吹牛,直到打了上课铃马健才恋恋不舍地回到
自己的座位上。我想了想,写了张纸条扔过去:你算完了。
  马健过了一会儿回了一张:别嫉妒,等我弄好了带你们。
  我回道:就你,算了吧。
  马健回道:别不信,等着瞧。
  就这样过了大概有一两个星期。马健一下课就去找赵小莉,我们也不拦着他。
中间赵小莉又去刘玉杰家过了一次夜,但是我们已经没什么好奇心了,就等着看
马健的。两个星期以后就是十一假期,我们有三天假。放假前一天下午,我趴在
桌子上睡觉,忽然扔过一个纸条来。我抬起头一看,马健正在一边给我使眼色,
我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放学后跟我走。我又看了马健一眼,这次马健脸上全
是坏笑,我恍然大悟,但是马上又觉得有点恶心,于是想了想,给马健回了一张
纸条:我去不了,晚上我爸带我们去吃饭。我传给马健以后,看马健打开纸条,
脸上有点失望,过了一会儿他给我传过来:你真没意思。
  我回道:今天真不行,必须去。
  我们家的情况马健是知道的,所以没有再回我,只是给我摆了摆手表示算了。
我忽然有点后悔,但是想了想,觉得心里还是有点抵触,就没再理马健。这天放
学比平时早放一节课。放学的时候马健又过来问我:真的不去?我摇摇头,马健
笑骂了一句:球相。然后就去找赵小莉了。这时刘玉杰也过来问我怎么不去,我
说我今天有事,去不了,我爸请我和我妈吃饭。刘玉杰哦了一声就不再问了。
  等我和刘玉杰出了教室下了楼,马健和赵小莉已经走出去很远了,我远远看
见李硕和他们一起,走在赵小莉的右手边,他和马健一左一右把赵小莉夹在中间,
跟着人群走出校门之后就不见了。我跟刘玉杰约好明天一起去找他表哥后,也各
自回家了。
  其实我爸今天是只带着我妈出去吃饭。我回家以后他们已经走了,桌子上给
我留了五十块钱。我拿这五十块钱出去吃了碗面,喝了两瓶啤酒,然后去游戏厅
打了一会儿游戏机,玩到十点才回来。回家的时候我爸和我妈已经回来了,我和
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睡了。
  第二天我起床之后就去找刘玉杰,接下来这三天我们几乎天天跟着他表哥要
么吃饭喝酒要么去别人家打麻将看录象,我和刘玉杰辈份最小,所以买东西什么
的跑腿活都是我们的。就这样混过了十一。
  十一过后第一天上学,早上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赵小莉背对着门,坐
在马健的桌子上晃着腿,刘玉杰、马健和李硕或站或坐围在她身边和她聊着天。
我走过去,赵小莉可能是听见脚步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没看她,转脸看着马
健说:我操,你们开什么会了?
  马健说:我们打算开个公司,让赵总领着我们专门要账。
  我说:我操,这么牛逼?
  马健说:你以为呢,赵总现在可油了。
  我看了一眼赵小莉,正想说话,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郑美兰拿着书走了进
来,我们赶紧跑回到坐位上。话也没说成。
  其实我虽然那天心里因为有点抵触没去,但实际上还是挺想知道他们到底干
了什么的,想问问马健,但又不好意思开口。还是刘玉杰比较直接,下了课间操
我们照例找地方抽烟的时候,刘玉杰就坏笑着问马健:据听说你们那天玩的还是
二龙一凤呢?
  马健笑了笑说你听谁说的。
  刘玉杰说我还用听谁说,你敢说你那天没有玩?老实交代。
  马健就又笑了起来,说:二龙一凤又怎么了。
  刘玉杰说:二龙一凤玩的展呀,高级玩法。你给我们这没玩过的说说咋玩的?
  马健说还能咋玩,李硕从后面操她,她从前面给我做口活嘛。
  刘玉杰故作惊讶地说:呀,玩的还是口活,真硬!
  马健说:你也能玩嘛,咱们兄弟谁跟谁。
  刘玉杰说:我无所谓,关键这里还有没玩过的了,是吧。说着他就看着我。
  我先是一楞,然后就笑了起来。马健用两根手指夹着烟指着我:哥们那天让
你去你不去,你看看,错过这机会了吧。
  我说:有啥错过的,以后再说嘛。
  马健说:别以后以后的,你赶紧点把她拿下了,要不然人们说起来都当你是
太监呢。
  我说:我操,我不喜欢这号货色。
  刘玉杰说:谁让你喜欢了,让你操了。赶紧的,说好了啊,就这几天。
  这时候烟抽完了,我们把烟头踩灭回去上课。一路上他们又怂恿我一路。进
教室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多看了赵小莉一眼,她也注意到了我,笑了笑。我赶
紧躲开,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中午回家的时候我觉得天气有点热,正好看到桌子上有瓶啤酒,我摸了摸,
是凉的,就打开倒了一杯。我喝啤酒不喜欢对瓶喝,因为觉得口小喝得不痛快。
我刚喝完,我后爸开门进来了,手里提着点小菜。看见我拿着杯子,啤酒开了,
知道我喝了他的啤酒,有点不高兴,就说:呀,你还会喝啤酒了?
  我本来想顶他一句,想想还是算了,就说:天气热么,喝一口不行?
  我后爸说:行呀,再给你来点菜?
  我说:菜你自己吃吧,我没有那么高级,喝酒还要菜。
  我后爸还想说什么,这时候我妈从厨房出来了,拿着碗筷不耐烦地说赶紧吃
饭赶紧吃饭,都闭嘴。我后爸横了我一眼,提着菜坐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
剩下的啤酒,我也坐过去,吃了两个馒头和一点菜就不想吃了。放下筷子回到我
的房间,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心里莫名其妙地烦得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等到一点多的时候,我实在烦了,决定去租书的地方弄本武侠小说看看。于是下
床穿了鞋,看了一眼大卧,我妈和我后爸已经睡了。我出了门,走在街上,阳光
特别毒,我买了瓶啤酒,一边走一边喝,等到了租书的地方,已经喝完了。租书
亭子里看摊的是个老头,正在听评书,看我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扫了一眼亭子里挂的书,没有什么特别的,就问老头:大爷,有没有刺激
点的书?老头看了我一眼,弯下腰从一个纸箱子里拿了几本扔到台面上。我一本
一本都拿过来翻了翻,都是书皮画得刺激,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有一本《义侠东
风》还凑合,于是我就拿上那本《义侠东风》交了押金,出了亭子奔着学校去了。
  到了学校的时候差不多是一点半不到两点,我本来以为没有人,没想到教室
门是半开的,我一推门进去,一下子看见马健和赵小莉正在教室后面抱着亲嘴,
赵小莉上半身已经被扒光了,露着两个奶,见我进来,他们楞住了,马健的手还
按在赵小莉的奶上,我赶紧退出去关上门。下楼到操场的树阴边找了个地方,坐
下来想看书,但是满眼全是刚才赵小莉圆乎乎,白花花的奶子。
  我知道我不行了,我必须操赵小莉一顿,这骚货处处刺激我,不操她一顿我
过不了这一关。但是怎么操她,我不知道。翻了翻手里的书,本来觉得挺刺激的
书,发现里面也没有写什么东西。这个时候忽然有人踢了我一脚,我抬头一看,
是刘玉杰,他脸上的表情挺诧异,问我:你咋了,叫你好几声不答应。
  我说:不咋。
  这时候他见我手里的书,一把拿过来,看了看书皮,笑了,说:我说呢,这
么投入。
  我笑了笑,没有解释。刘玉杰说:你看完没有?看完我先看看。
  我说:你看吧,我看完了。
  他满意地拿着书走了。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上厕所尿了一泡,回到
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人已经有不少了,马健不知道上哪去了,赵小莉在跟她同桌
的那个女生不知说什么。刘玉杰正在看刚拿到手的书,我坐到我的座位上,想着
我要干的事,想了一下午也没有想出个头绪来。等到了下午快放学的时候,我看
见马健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想了想,给马健写了张纸条:你今天和她出去不
出去?
  马健显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回道:你想玩就先敬你。
  我回道:我不着急,你有事你就先来。我过两天也无所谓。
  马健回道:没事,我都玩过了,先敬你。
  我看看马健,马健冲我点点头,我也点点头,没再写纸条。但是我还是不知
道该怎么做。这时候下课铃响了,大家开始收拾东西。我也站了起来,看着前排
的赵小莉,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看着她收拾完东西走出去,我也跟了出去。赵
小莉来了一个多月了,除了我们之外还没交上什么朋友,所以没人跟她一起走。
我跟着赵小莉一直走出了校门,走出去两条街,身边渐渐没有我们学校的学生了。
在这个过程中她回头看了我好几次,等又拐进一个胡同里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
没有了,她在前面放慢了脚步,显然是等着我走过去。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了,于
是加快脚步走过去。她等我走到她身边,就问我:今天跟着我有事?
  我有点尴尬地笑笑,说:嗯,有点。
  她忽然笑了,说:你是不是想和我好?
  我没想到她这么直接,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点了点头。
  赵小莉又笑了,说:你也是个宝贝。
  我说:我咋了?
  赵小莉说:不咋,你想跟我好你先跟我说咋俩去哪儿?
  这个我根本没想过,我想了想,把以前看过的别人搞对象的事在脑子里过了
一遍,然后勉强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赵小莉说:吃啥?
  我说:吃凉粉。
  赵小莉说:行。
  其实我兜里还有十一挣来的赏钱两百多,实际上请什么都行,但是我一下子
真的想不起来请什么了,就说了吃凉粉,正好这附近出了胡同就有个卖凉粉的。
我带着赵小莉到凉粉摊坐下,要了两碗凉粉。凉粉端上来的时候赵小莉说碗太大,
她吃不了,给我又从她碗里拨了小半碗。然后才加醋加辣椒慢慢吃。我吃完的时
候,赵小莉正在端着碗喝她碗里剩下的凉粉汤,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喝凉粉汤
的样子很有意思,用嘴滋滋地吸,好像很有滋味。
  吃完凉粉我给了钱,赵小莉问我现在去哪儿。我说不知道,你说吧。赵小莉
说你真是个宝贝,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赵小莉想了想,说算了,要不你跟我
去我姐家吧?我说:你姐家?
  赵小莉说:嗯,我说你还有姐呢?
  赵小莉说:我大姨家的姐,我姐刚跟我姐夫离婚了,这两天住我大姨家,让
我给她看门。
  我说行。
  赵小莉她姐家离吃凉粉的地方没多远,也在一排胡同里,我们走到的时候天
已经黑了。赵小莉拿钥匙开了门,我们进去以后,她用身体顶住门,把门闩顶上,
然后才领着我来到屋前打开屋门。我跟着她进了屋,拉亮灯。屋里是两间套间,
赵小莉领我进了里面,打开电视,给我拿了把瓜子。我们就坐在沙发上吃着瓜子
聊天,一直聊到十点多。赵小莉看看表,说:你不回去?
  我想了想,说:不回去。
  赵小莉笑了笑,说:真拿你没办法。不回去咱们就休息吧。说着她站起来,
走到床边爬上去,拉下一条褥子来铺床。我看见她趴在床上的背影,屁股圆圆的,
不由自主地又想起那天刘玉杰从后面干她的情景,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大着胆
子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她回过头来,看到我的样子,说:别着急,等会儿。
  我说我等不及了。我用力按了按她的腰,她明白我的意思,趴在床上,翻过
身来,我像在录相里看的那样压了上去,感觉她的身体软绵绵,热乎乎的,喘的
气也是热乎乎的。我把嘴压上她的嘴,手开始寻找她的奶。她接吻很熟练,把舌
头也用上了,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接吻要用舌头,以为嘴唇碰一碰就是接吻了。这
个时候我摸到了她的乳房,又软又有弹性,捏了几下,感觉不过瘾,于是想解她
的扣子,解了几下解开,现在想起来我那时手是抖的,根本不可能解开。赵小莉
感觉到了,手捧着我的头,让我离开她的嘴,然后说:哥哥你别着急,我教你。
  她说话的声音都变了,我第一次知道温柔和娇媚这两个词的实际感觉。她说
着,自己解开了扣子,脱下上衣,然后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粉红的乳罩,从身
上把乳罩取下来,然后拉住我的手,按在她的奶上,说:哥哥,你摸吧。
  我紧紧抓住她的奶,奶头蹭着我的手心,一团热乎乎、滑腻腻的肉在我手下
滚来滚去。我把她压在床上,两只手都按在她的乳房上揉搓。赵小莉哼哼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劲,赵小莉啊了一声,说:哥呀,你轻点。
见我没反应,她也就不说了,手伸到我的裤腰上,解开我的裤带。裤子掉在地上
的时候,我模模糊糊地想起来我好像该干什么,于是放开她的乳房,去脱她的裤
子。这时赵小莉说:你别着急,你先脱鞋。上来我教你。
  于是我脱了鞋和袜子,还有背心,裤衩差一点没脱下来,因为我已经很硬了。
等我全脱光的时候,我看见赵小莉也已经把自己脱光了,浑身一丝不挂,看上去
比穿着衣服的时候个头还要小。她从被垛上取了一个枕头,躺在床上,分开腿,
对我说:来。
  我机械地爬上床,脑子一片空白,看着她两腿之间稀稀拉拉的阴毛和那条肉
缝,像狗一样四肢并用地爬了过去,压在她的身上,龟头不知道顶在了什么地方。
她抱住我的头,亲了我一口,然后手伸到下面,握住了我的鸡巴,把它拉到了一
个潮乎乎,软烂烂的地方蹭了几下,然后往里一拉,我感觉前面开了个口子,不
由自主地往前一顶,赵小莉啊了一声,我知道我做对了,接着往里面继续,一直
顶到头才停下来。整个鸡巴都被紧紧地热热地包裹住了,麻酥酥的,感觉特别特
别好。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录相里的场景,于是试着动了动,赵小莉又开始哼哼了,
说:对对,你动,你动。
  我动了起来,鸡巴和龟头上跟火一样烧,我感觉我的鸡巴像是气球一样,在
她身体里膨胀,我心里有个声音好像说不应该,但是我就是停不下来,没过多久,
我就觉得我的鸡巴像是炸开了一样,轰的一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床上,浑身都是汗,赵小莉坐在一边,用卫生纸
擦着下身。看见我醒来,她笑了笑,说:没想到你还是小鸡子。我回想起刚才的
场景,觉得有点尴尬。她看了出来,说:没事,第一次都这样,往后就好了。我
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躺在那里,看她擦下身。一会儿她擦完了,把纸揉成一团扔
到地上,爬到我身边躺下,拉过我一条胳膊搂住她。她的身体在我怀里,感觉像
是搂着一条又长又滑的鱼,完全不像平时看着那么又矮又小。我现在才感觉到我
的鸡巴就像是大热天喝了啤酒那么清利爽快。赵小莉摸着我的鸡巴,说:你跟我
说,为啥想和我好?
  我想了想,说:你长的好看。
  赵小莉笑起来,说:说真话。
  我说:这就是真话。
  赵小莉说:你好好说,我想听你说真话。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时候赵小莉忽然说:你是不是听刘玉杰他们说我挺
好上的。
  我赶紧说:没有。
  赵小莉拉了我的鸡巴一下,说:一看就是,别跟我说谎。其实没关系,我乐
意跟你们玩。
  我说:为啥?
  赵小莉说:我觉得你们都挺好的。
  我也笑了,说:我们还算好人了?
  赵小莉说:嗯,真的。你们都挺义气的,不像有的人心眼那么坏,老欺负我。
  我说:谁欺负你了?
  赵小莉说:可多人了。我觉得跟你们玩我挺放心的。
  我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于是侧过身去,抱住了她。
  后来那天晚上我们又做了两次,感觉比第一次好了不少。第二天我们一起上
学校,到教室的时候时间还早,但是刘玉杰和李硕、马健已经在等着我们了。刘
玉杰招手让我们都到教室的后面来,递给我一根烟,说:事后烟。
  我笑了笑,没抽,把烟放进课桌里,李硕和马健拍拍我的肩,马健问我:感
觉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
  李硕说:以后还装不装了?
  我说:我多会儿装了?
  这时候赵小莉说:以后你们想玩,就跟我说,没事,你们要是想一块来也行。
咱们好么,啥都好说。只要你们别让人欺负我。
  我们说:行。
              (第一章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女星(神)改编】(11)